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劫后重生(上)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劫后重生(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智能充满迷惘的说:“圣僧可否为我们讲明地点?”

圣僧淡然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你们累不累?不如休息一下。”

智能和慧空觉得眼皮顿时沉重起来,禁不住打了两个哈欠,竟然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智能听到圣僧缓缓说道:“我便传你一套阴手吧,阴手又名井拳功,为软功内壮,属阴柔之劲。此法专练拳,修习时,每日清晨或夜午以后,就深井之前,两足作骑马步,以拳向井中猛力冲击之,日击百下。略有所成之后,每拳冲击时,井中之水,渐作微声;至后其声渐大,至成功之时,则澎湃如洪流翻澜矣。阴手练到最高境界,每拳击出可裂江河湖海,清晨向日、夜间对月,如法习之,盖皆凭空而足致阴柔之劲也……”

慧空脑中却出现完全不同的景象,圣僧笑着对他说:“你修炼的乃是少林外家功夫,已经略有所成,对付寻常武者定有胜算,可是遇到妖魔,你的外家功夫还不足以刀枪不入,我传你一套蛤蟆功,又名癞团劲,为硬功外壮,属阳刚之劲也。盖练习肌肉之坚实,用以御敌之法,亦铁布衫功之意也。津沽习此功夫者多以练力为主。此种功夫,须逐步练习之,不可急进。先练腕背等部,然后及于肩背胸腹,再进而达于腿股等部。此为运用功力之法,略近于软功内壮,惟专重于力,不若分水功等之以气为主,而辅之以力也。初待肌肉坚实后,复直立行之,则腿股之肌肉,突突亦成小股矣。再益以运送之法,全部之力,可以任我之意而运用之,即刀枪亦不易伤矣。此即常言所谓“内练蛤蟆气,外练筋骨皮”是也……

阴手和蛤蟆功都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对智能和慧空来说并不陌生,圣僧演示的招式看来寻常,可是其中却蕴涵无穷劲力,两人沉浸在武学之中。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圣僧缓缓收手。微笑说:“要出少林,必须走出十八铜人巷,藏经阁一层存放大藏菩萨八方经的地方有一条通道,由此可前往铜人巷,日后便要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圣僧说完这句话,影像变得越发虚幻起来,转眼之间在他们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智能和慧空入睡的时候,蒙南也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不过他没有梦到什么圣僧,朦胧中自己仿佛身处在满是鲜血的汪洋之中,鲜血不住的涌入他的眼耳口鼻,他拼命挣扎,可是却仍然身不由己的向水下沉去,眼前一片殷红,强烈的窒息感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失声大叫了起来。双手拼命的去抓握东西,惶恐中竟然抓住了冰冷的剑柄。

“蒙师弟!”

睁开双眼,正看到智能和慧空满脸关切的看着他。

蒙南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小时:“我睡了这么久?”

慧空点了点头:“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吧。”

“圣物是不是已经拿到了?”

“拿到了!”

蒙南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手中多了一件东西,低头看去,却是当初被大伯暂时收去保管的‘戮天剑’,心中又悲又喜,喜得是自己的宝贝终于失而复得,悲的是大伯从此阴阳相隔,只怕再也无缘相见了,胸前也有些隆起,里面似乎有些沉甸甸的感觉,悄悄向里面摸索,摸到一个个形状各异的铁人,蒙南马上想起这些便是当初险些令自己落罪的铁罗汉。他背着智能慧空两人将铁罗汉收好,虽然搞不清这些东西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上,不过既然失而复得就证明和自己有缘,他干脆就坦然接受。



三人按照圣僧指引的路线来到藏经阁的一层,外面不停的传来金属撞击之声,想来是了空指挥僧众试图撞开铁幕。

“这便是地藏八方经了。”慧空找到存放经文的地方。

蒙南围绕书架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出口一定藏在书架下面!”智能猜测说。

慧空以肩膀扛住书架,潜运神力,试图将书架移开,没想到那书架竟然完全为钢铁铸成,与地面连接紧密,慧空倾尽全力竟然无法将书架移动分毫。

蒙南找到那本地藏八方经,轻轻从书架上抽出,书架突然发出吱吱嘎嘎的巨响,缓缓的向右侧移动,下面果然出现了一块铁板,铁板正中有一个锁孔。

慧空连忙取出轮匙,插入锁孔之中旋转拧动,铁板向一旁抽离,现出一个狭窄的洞口,三人的脸上同时流露出欣喜的神情。

点燃三支烛炬缓步走入洞口,刚开始时候甬道狭窄不堪,仅仅能容一个人侧身通过,下行大约一百多阶,通道渐渐变得宽阔起来,三人可以并排行走。

因为接二连三的悲剧,三人的情绪都显得相当的低沉,互相之间少有交谈。

智能率先打破了沉默:“少林十八铜人巷,机关重重,我们需的小心为上。”

慧空也是神情凝重:“我听说寺中只有圆字辈的高僧,曾经有三人成功冲出铜人巷,从那以后,铜人巷便封闭起来。”

蒙南并不相信铜人巷有多么厉害:“十八铜人再厉害终归还是死物,再说,他们也是和尚,佛门弟子出手怎么也要留有情面,难道还会痛下杀手不成?”

前方出现一座长长的悬桥,全部以绳索结成,慧空抢先走在前方为他们两人开路,蒙南走在正中,智能落下断后。

好在悬桥之上并没有任何的异状,三人顺利通过悬桥之后,蒙南用手中的烛火将悬桥点燃,以免后患。

脚下的道路开始变得坑洼不平,慧空伸手抚摸了一下,路面上似乎雕刻着不同形状的花纹,举起烛炬凑近一看,上面竟然刻着密密麻麻的经文。

如果不是蒙南催促,智能和慧空一定会好好研习一下上面的佛经,才愿意离开。

沿着刻满佛经的道路前行一百米左右,道路已经来到尽头,前方端端正正放着两个蒲团,对着蒲团的墙壁之上,刻着两行大字,欲过长巷,先拜我佛!

智能和慧空对佛主当然虔诚,慌忙跪倒在蒲团之上,恭恭敬敬的叩了几个响头,那蒲团经他二人一压同时沉了下去,两人不由得一惊。

前方响起吱吱嘎嘎的机关开启之声,却是一个隐藏的暗门被他们打开,智能和慧空面对面看了看,又转向蒙南。

“看什么看,你们跪着的蒲团肯定是开启铜人巷的开关!”蒙南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奥妙。

慧空率先向通道走去,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总是冲在最前方。



蒙南和智能并肩走在慧空的身后,走入通道约二十米左右,便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巨响,转身望去,那扇暗门已然关闭,将他们的退路封死。

一阵冷风吹过,通道两旁的火炬逐一点燃,将整条通道照耀的灯火通明。

慧空和智能双手合什说:“小僧身负少林重托,所以才惊扰佛祖,还望佛祖见谅。”

蒙南低声说:“这条铜人巷已经N年没有人经过,机关恐怕都已经锈死了,何必这么大惊小怪。”说完率先向前方走去。

慧空大声说:“蒙师弟,不可鲁莽。”

蒙南一脚踏出,却觉得脚下青砖向下陷落,慌忙向后退了一步,头顶冷风飒然,一根手臂粗细的青铜禅杖当头向他劈落。

慧空一直关注着周围的变化,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体内功力激发而起,手臂虬结的肌肉根根隆出。右手准确无误的抓住禅杖,暴吼一声,将禅杖向怀中牵拉。

慧空向来神力惊人,这次又是全力以赴,可是没想到那禅杖竟然纹丝不动,慧空抬头看去,只见一条青铜色的臂膀牢牢抓住禅杖的一端,不用问来人一定是少林十八铜人之一。

铜人的身体在空中旋转下落,禅杖在他的全力扭转之下,险些从慧空的手中脱手飞出。

慧空大吼一声,用尽力气将禅杖向反方向拧动。

禅杖在两人的拧动下,竟然成为麻花般的形状。

慧空和铜人都是力大无穷,两人各自抵住禅杖的一端,禅杖渐渐变形弯曲成为U形。彼此间的距离拉近到一米左右,铜人率先一拳攻向慧空,慧空看得真切,对方所使的是少林罗汉拳,他以相同的招式一拳向铜人迎去。

双拳相撞,慧空的身躯微微一晃,显然在力量上仍稍稍逊于对手。

他们这边争斗的异常激烈,蒙南本想冲上去帮手,可是前方又有三名铜人悄声无息的向他们围了上来。

智能抢先冲了上去,少林拈花指分别袭向两名铜人的周身穴道,手指点在铜人身躯之上,只觉触手处冰冷坚硬,铜人的肌肉果然是坚逾钢铁,点穴的方法对他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智能胜在身法轻灵,出手快捷迅速,一连串的攻击落空之后,身体轻飘飘在空中两个转折,落在两丈开外的地方,将两名铜人吸引了过去。

蒙南面对的是一个矮胖的铜人,他抽出戮天剑,口中默念剑诀,转眼间戮天剑已经增长到三尺左右,透明的剑身跃动着诡异的蓝色光芒,一股阴冷的气流沿着剑身缓缓流入蒙南的经脉之中,和蒙南自身的微弱能量结合在一起,刹那间,无穷的力量充满了蒙南的双臂。

铜人一拳已经攻向蒙南的小腹,蒙南手中‘戮天剑’斜向反挑而出,封住铜人的拳路。

铜人似乎对戮天剑显得十分忌惮,脚步后撤,避过锋芒。

蒙南刚一交手便占据主动,心中大喜过望,他清楚自己手中的戮天剑是当年大魔头莫功所留下,方丈和大伯多次告诉自己戮天剑乃是不祥之物,铜人是少林镇寺之宝,他手下留了几分余地,采用少林剑经,以防守为主,迫退铜人便适时停手,以免造成损伤。

这样一来三人之中,蒙南反而是最为轻松,智能以一敌二,好在他身法轻灵,一时间虽然无法击倒两名铜人,可是自保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只有慧空和铜人在真刀真枪的硬拼,两人时而攻势如同暴风骤雨,时而拳速减缓,如清风徐来,慧空越打越是英勇,两人身上都中了对方的不少拳脚,铜人一身钢筋铁骨自然不必说,慧空多年苦修的金钟罩显示出他的巨大威力,铜人势大力沉的拳头落在智能身上,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反倒是慧空的步步进逼,将铜人已经逼迫到角落之处。



剑光闪烁,蒙南一招柔和少林剑法与鬼冢剑道的怪招,剑尖斜向左上方,由右肋刺向铜人的左肩,这一招若是刺中,必然贯通心脉。

铜人身后已经是通道的墙壁,对他而言已经是无路可退,戮天剑散发出强大的诡异气息,逼迫铜人无法施展出他的力量。

剑尖轻轻点在铜人的右肋肌肤上,凝势不发,蒙南淡然一笑:“你败了!”

铜人惊魂未定的看了看蒙南手中的戮天剑,缓缓坐在地上,双手合什宛如入定一般静止在那里。

智能轻巧的从两名铜人的胯下钻出,身体已经溜到甬道的拐角处。

两名铜人不再追赶,对望一眼,也盘膝坐了下去,看来他们清楚自己没有抓住智能的能力。

慧空爆发出一声狂吼,双拳雷霆般出击,铜人和他四拳相对,被震得连连后退,身体依靠墙壁的支撑方才没有倒下,目光之中尽是骇然之色,没想到慧字辈的僧人中竟然有人拥有这样的神力。

慧空合什恭敬说:“多谢前辈相让!”



蒙南小声说:“看来还有十四个更厉害的铜人在后面等着。”

智能点了点头,目光却落在蒙南手中的戮天剑上:“蒙师侄,你这把宝剑极为不祥,你还是……”

蒙南扬了扬手中的戮天剑:“恐怕我们今天能够走出去,还要依靠它呢,我发现铜人对戮天剑好像是十分忌惮。”

慧空皱了皱眉头说:“这把宝剑好像有冤魂缠绕,铜人乃是通灵佛体,彼此之间难道有相克之缘?”

智能摇了摇头说:“若是相克,佛体焉能怕这种肮脏污秽的东西?”

蒙南轻轻弹了一下剑身:“管它什么原因,我倒希望铜人看到戮天剑走得远远的,让我们平平安安的走出这少林铜人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