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藏经密道
章节列表
第二章 藏经密道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门外响起怒喝之声:“智源,你这逆贼居然窜谋外贼害死方丈,快快出来受死!”

禅门缓缓开启,了空一身灰色僧衣,静静站在门前,脸上充满悲愤之色。

智源的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愤怒,平静说:“了空师叔,我有几句话想私下跟你说,不知道,你是否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了空淡然一笑,缓步走入禅门,向后面挥了挥手,身后十八棍僧悄然退出院落。

了空环顾室内,并没有看到蒙南的踪迹,冷冷说:“智源你因何设计害死了你的师父?”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智源的双目中迸发出愤怒的火焰。

了空冷笑说:“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我岂会将此罪强加于你,你的侄儿蒙南下毒在先,而后又用邪功将方丈害死……”

智源不屑笑了起来:“了空师叔以为,以蒙南的武功他可以做到吗?”

“他向来奸猾狡诈,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

了空伸出手来向智源大声命令说:“将藏经阁的轮匙交出来,少林的宝典决不可以由你这个败类看管!”

智源笑了起来:“说来说去,了空师叔原来是为了藏经阁的轮匙,你身为少林人,难道不清楚少林的轮匙除了方丈以外,没有任何人有权力从我的手中要走!”

了空灰色的僧袍猛然鼓涨了起来,显然已经被智源的顶撞激起了怒气,浑身的功力凝聚,蓄势待发。

智源没有丝毫的畏惧:“我万万想不到害死师父的竟然是你!”

了空内心一震,森冷说道:“反咬一口吗?”

“不知道湄喜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欺师灭祖,害死方丈,你算不算人!难道你不害怕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吗?”

了空缓缓举起右掌,心中暗自奇怪,这智源怎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智源充满悲愤的说:“身为佛门弟子,你铸下如此杀孽,心中难道没有丝毫的羞愧吗?”

了空双目之中杀机大盛:“智源,你若是不交出轮匙,只怕你连同你的侄儿都会死无葬身之地!”他这句话充满了威胁之意。



躲藏在地洞中的蒙南三人听得清清楚楚,了空说出这句话等于他已经承认一切都是他亲手所为,如果不是智能和慧空两人牢牢抱住蒙南,他早就怒吼着冲了出去。



智源缓缓站起身来:“了空,你这个逆贼,终有一日,你的恶行会昭示于天下,每个少林弟子都不会放过你这无耻之徒!”

“给我轮匙!”

智源哈哈大笑:“你来此之前,我已经启动藏经阁的铁幕,一时之间,你根本没有可能进入藏经阁中,少林异宝又岂能落在你这种无耻逆贼的手中!”

他话音未落,双拳凝聚全身功力向了空突袭而去。

了空双手闪电般伸出,准确无误的捉住智源的双手:“你交是不交?”

智源噗!地一口唾沫吐向了空的面颊。

只听到咔嚓一声,了空双手用力竟然将智源双手的骨骼生生捏碎。用力一提,智源的身体被抛向上空,一双足踝又落入了空的手中:“说是不说?”

智源痛得额头冷汗簌簌而落,他的武功远逊于了空,怒吼一声,身体弯曲成弓,以额头撞向了空的头顶。

了空杀心已经完全被智源激起,双手用力捏碎智源的踝骨,手肘撞击在智源的面部,大力金刚手接连不断的轰击在智源的身体之上,智源惨呼连连,周身的骨骼被了空击打的寸寸断裂……



蒙南悲愤到了极点,他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去,却被慧空一拳击打在后脑之上,眼前一黑,登时昏厥了过去。

智能和慧空也是双目通红,眼中满是泪水,刚才了空和智源的对话被两人听得清清楚楚,智源以自己的鲜血来向他们证明,真凶便是了空。



了空冷酷的看着智源的尸身,打开房门,大声说:“逆贼智源妄图谋害老衲,已经被我格杀!”

十八棍僧来到室内,架走智源的尸身,了空皱了皱眉头,轮匙并没有藏在智源的身上,他命令说:“少林藏经阁的轮匙必然藏在房中,你们给我搜遍这禅室的每一个角落,务必要将轮匙找到。”

众僧答应了一声,开始在房内仔细的搜索。



智能和慧空两人听得清清楚楚,两人对望了一眼都知道对方的心意,慧空背起仍然处在昏迷中的蒙南,沿着地道向前方摸索走去。

两人前行一百多米后,开始加快了步伐,那帮僧人不久就会发现地洞的秘密,肯定会追杀上来,他们要利用现在的机会,尽可能的逃远。

一切果然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没多久蒲团下的地洞便被棍僧发现。

了空凑上前去看了看黑乎乎的洞口,愤怒的握紧了双拳,智源果然早已有了准备,他并不害怕自己和智源的对话被其他人听到,他最关心的仍然是藏经阁的轮匙,大声命令说:“赶快追下去,无论如何不能让我们少林的异宝落在这些叛逆的手中!”



智能和慧空冲入前方的石门,地道之中已经传来纷乱的脚步声,想来他们的踪迹已经被同门发现,正循着地道向他们追了过来。

慧空用力将石门关闭,前方通道两侧排列着整齐的佛像,一道石阶蜿蜒上行,通入一座铁门之中。

两人背负着蒙南向上走去,来到铁门近前,那帮棍僧已经突破石门来到台阶下方。

智能用力推了推铁门,铁门却是纹丝不动,眼看十八棍僧就要赶了上来,两人心中不禁惊慌起来。

“妈的!贫僧跟这帮混蛋拚了!”慧空怒吼起来。

蒙南此时悠然苏醒了过来,低声提醒说:“轮匙!”

慧空豁然惊醒,慌忙拿出智源交给他的轮匙,投入锁孔,轻轻拧动,铁门竟然缓缓打开,三人快步冲了进去,那铁门又缓缓闭合,在十八棍僧来到门前的时候,铁门已经完全闭合,将他们阻挡在建筑的外面。



三人暂时来到了安全的地方,蒙南想起大伯的惨死心中一阵悲痛,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智能和慧空两人也是一阵辛酸,红着眼睛陪着蒙南一起流泪。

蒙南用衣袖擦干了眼泪,猛然站起身来,大声怒吼说:“了空,我绝不会放过你这个逆贼!”

慧空和智能同时点了点头,他们心中和蒙南有着一样的念头。

智能说:“我们藏起少林至宝之后,便去将了空的恶行告诉大家,为方丈和智源师兄讨还公道。”

慧空点了点头:“一定要让这个逆贼得到应有的惩罚。”

蒙南的头脑比他们两个清醒的多,冷静的向两人分析说:“我们三个在少林寺的地位卑微,就算我们说了空杀害了方丈和我大伯,又有谁会相信?再说了空之所以敢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事先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和充分的准备,我们如果找上去,等于是灯蛾扑火,自投罗网。”

慧空愤怒的说:“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方丈和师叔白白的牺牲不成?”

蒙南用力摇了摇头:“了空虽然害死了方丈和我大伯,可是他的身后还有真凶!”

“谁?”两人同时问道。

“血狐湄喜!”



了空凝望着藏经阁的塔尖不由得呆在那里,一名黄衣僧人缓步来到他的面前,却是戒律院的执事智澄,智澄低声说:“师叔,整个藏经阁的所有门窗都被铁幕封住,没有轮匙根本无法入内。”

了空心中暗骂了智源两句,低声说:“你估计如果撬门进入藏经阁内,需要几天的功夫?”

智澄想了想方才回答说:“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

了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马上去云都请一位开锁的高手回来,让他帮助我们破解此锁。”

智澄有些犹豫的说:“师叔,藏经阁乃是少林重地,外人不得擅入,我们请锁匠过来破解铁幕,是不是……”

了空怒视智澄:“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我少林的至宝随时都有被这帮逆贼盗走的危险,如果我们不能尽快进入藏经阁,难道任由这些佛门宝典被他人毁去吗?”

智澄哑口无言。

这时候慧正慌慌张张的来到他们面前,有些惊慌失措的说:“师叔祖……山下来了许多联邦警察,他们……他们要冲上来了。”

了空愤怒的说:“胡闹!简直是胡闹,我佛门净地岂容他们胡作非为,智澄你马上下山去面见他们的首领,告诉他们,我少林的事情,本门自会解决,与外人无关!”



蒙南和智能慧空两人穿越三道铁门之后,竟然来到了藏经阁的底层,原来这里和智源的禅房有密道相同,其间有多扇铁门相隔,虽然共用同一轮匙,可是轮匙每开启一扇铁门,其中轮齿便会自动变幻,以应对下一道铁门,工艺精巧到了极点。

整座藏经阁已经完全被铁幕封闭,室内一片漆黑,慧空曾经来这里清扫过,对藏经阁的环境比蒙南和智能要熟悉的多,他找到烛台的位置,用火石将烛炬点燃,橘黄色的微光照亮了四周的环境,室内层层堆放的完全是佛门经典。

蒙南曾经追踪隐形人进入过这里,发现这里的陈设与上次来时又完全不同。

智能说:“铁幕虽然坚固,可是也只能阻挡僧众们一时,我们还是赶快找到那两样圣物吧。”

三人拾阶而上,藏经阁共有九层,每层都有铁门相隔,慧空用轮齿一一开启,而后又小心的锁上。底下三层摆放的都是佛法典籍,中间三层乃是各类少林武功秘籍,再往上两层收藏着历代高僧的心得手书,最上面一层才是收藏佛门圣物的所在。

蒙南倒还没有觉得什么,智能和慧空身为佛门弟子,每踏上一层必然要虔诚祷告,默诵佛经,这样一来他们的速度自然受到了影响,等来到九层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

收藏少林圣物之地非同小可,智能和慧空恭恭敬敬的向铁门跪拜之后,这才由慧空打开了铁门。

蒙南本想跟着他们一起进去,却被智能拦住:“蒙师侄,收藏圣物之地,非少林本门中人不得入内,希望你能够谅解。”

蒙南只好收起他的好奇心,乖乖站在门外,嘱咐说:“你们两个尽量快一些,不要耽搁太久。”

慧空和智能走入九层,却见室内以佛法卐字摆放着各类圣物,两人诚惶诚恐的经过封存的圣物,那佛门舍利和极乐念珠摆放在卐字的正中央。

慧空诵念之后方才恭恭敬敬的揭开象牙罩盖,现出一个用白玉雕刻而成的佛塔,佛塔依照藏经阁的比例雕刻而成,雕功精巧。极乐念珠环围在白玉佛塔周围,只不过是寻常的檀香木所制,看起来平凡普通,并非什么神物,可是少林既然将它奉为至宝,显然有它的非凡意义。

慧空伸手刚刚触及佛珠子,但见佛珠之上马上笼罩一层淡金色的光晕,白玉佛塔隐约透出圣洁的白色光芒,整个塔身变得晶莹剔透起来。

白玉佛塔的正中断放着佛珠舍利,神秘的七彩光华透过塔身向周围弥散开来。

慧空和智能慌忙屈膝跪拜。

虚空之中光影大盛,一个圣僧的影像隐约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弟子为少林方才冒犯佛祖,请佛祖恕罪!”两人诚惶诚恐的说。

圣僧轻声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今日少林又有大难,你们可清楚自己肩头所承担的责任吗?”

“弟子知道,就算拼尽性命,我们也会保护佛祖舍利与极乐念珠!”

“世事皆空,你们还没有悟到我佛的真谛。”圣僧娓娓说道。

慧空恭敬说:“少林遭受劫难,还望佛祖为我们二人指点方向!”

圣僧又叹了一口气:“也罢……”



“北方极寒之地,有座冰封之城,其间封存着一座神庙,乃是我少林始祖传经释道之所,你们将少林圣物送到那里安放,自然会有人接应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