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佛门惊变(下)
章节列表
第一章 佛门惊变(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张口想要呼救,却被一股阴冷的气流扼住喉头,嘴巴虽然张开,却发不出任何的声息。

苏野巡冷冷说:“了尘已经死了,倘若我没有猜错,他们会将这笔账算在你小子的头上,听我的话,马上离开少林吧。”

蒙南猝然听到了尘方丈的死讯,心中悲愤到了极点,双目冷冷盯住苏野巡。

苏野巡冷笑说:“你不用这样看着我,了尘的死跟我全无关系,他死在湄喜和了空的手中,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徒弟,我才懒得管你。”

他虽然挟带着蒙南,可是行进自如,丝毫未显出任何的负累。

蒙南心中又惊又奇,不知道他要把自己带往哪里去。

身体忽然感到一松,却是苏野巡将他抛落在巨柏之下。

蒙南揉了揉酸麻的肩膀,站起身来。

苏野巡低声说:“我今日只能将你救到这里,能不能够逃出去,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为什么要救我?”

苏野巡的身形停顿了一下,冷冷回答说:“凡是湄喜想要做的事情,我便要阻止!”他的身体突然消失在空气之中。



蒙南环顾四周,此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藏经阁附近,难道苏野巡知道他的大伯在藏经阁中做事,故意将他留在这里。

虽然苏野巡亲口说出了了尘方丈的死讯,蒙南心中却没有完全相信,反正已经来到藏经阁前,还是去后方的禅院将这件事和大伯商量一下再说。

凑巧的是,今晚在藏经阁后方禅院轮值的是胖和尚慧空,看到蒙南深夜到此,慧空也是吃了一惊,小声向蒙南说:“智源师叔已经安歇了,蒙师弟还是明晚再来吧。”

“我有要紧事,务必在今晚见到大伯。”

慧空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带着蒙南从角门进入后方禅院,两人来到智源的禅房前,蒙南轻轻叩响了房门。

不多时,房内亮起了灯光,智源手举烛台,拉开了房门,看到蒙南深夜来此,不由得有些惊奇,低声问:“有什么事情?”

慧空向他们小声说:“我去守夜轮值了,蒙师弟说完事情后,还是尽快离开,此地虽然不是藏经阁,可是若是别人知道,一样会遭人猜忌。”



蒙南反手掩上房门,确信没有其他人在场,方才低声向智源说:“大伯,我刚才遇到血魔苏野巡了。”

智源心中一惊,脱口说:“这魔头到这里来做什么?我马上去告诉方丈。”

蒙南压低声音说:“我……我听他说了尘方丈被血狐湄喜和了空联手害死了。”

“什么?”智源不可思议的望向蒙南,过了许久方才说:“不可能,了空师叔乃是得道高僧,岂会和湄喜那个妖孽勾结,再说我师尊佛法精深,又怎会这么容易被妖孽所害?”

“我也不相信,不过那苏野巡言之凿凿,也由不得我不信,他还说,了空必然将方丈的死推到我的身上,让我赶快逃离少林。”

智源用力摇了摇头说:“不可能,苏野巡那个大魔头本身就是人妖两界的公敌,他会有什么好心肠,又怎会对你说实话?”

“他看来不像说谎,大伯,今晚了尘方丈让我去禅房内,将洗髓诀传给了我,这件事整个寺院不少人都知道,如果了尘方丈当真被害,那么大家一定会怀疑是我害了他。”



智源来回走了两步:“不成,我要马上去方丈那里看看。”

正在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喧嚣之声,蒙南下意识的站起身来,智源略一沉吟,揭开墙角的蒲团,掀开蒲团下的石板,现出一个黑忽忽的洞口:“你先下去藏身,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蒙南心中隐约猜到,定然是了尘方丈的尸身被别人发现。他慌忙藏入地洞之中,智源又将一切恢复成原样,缓步走出房门,正看到慧空慌慌张张的向这边走来,远远就大声说:“智源师叔,方丈……方丈……他……”鼻子一酸黄豆大小的泪珠滚落了下来:“方丈他被人谋害了……”

智源眼前一黑,险些没有晕厥过去,了尘方丈是他的授业恩师,对他恩重如山,刚才听蒙南说到这件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没想到转眼便被慧空证实了。

“究竟是什么人害死的方丈……”智源的声音因为悲愤而颤抖了起来。

慧空摇了摇头。



“师兄!”智能瘦小的身影出现在院门之外,他一张小脸充满了惊恐,骇然说:“了空方丈集合戒律院的十八棍僧,向这里寻了过来,听说他们要缉拿你和蒙师侄,口口声声说是你们害死了方丈!”

智源喃喃说:“难道他们当真以为是小南杀害了方丈?”

智能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蒙师侄今晚离开方丈禅房的时候,方丈还好端端的送他出来,我刚好从那里经过,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慧空大声说:“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向了空大师他们说清楚?”

智能这才有些回过神来,慌忙说:“我这就去。”

“我跟你一起去!”慧空大声说。

智源忽然摆了摆手:“你们谁都许去!这件事的确蹊跷,方丈好端端的怎会突然被害?了空师叔为何会马上断定,方丈的被害是蒙南所为?”

喧嚣声距离他们的禅院已经越来越近,智源猛然下定了决心,转向智能和慧空说:“你们两个与小南接触的时间最久,如果说蒙南害死了方丈,你们信不信?”

智能摇了摇头:“蒙师侄没有理由这样做,他虽然顽劣可是心性并不坏。”

慧空粗声粗气的说:“打死我都不会相信,蒙师弟当初能够舍命救我,他的侠义心肠可见一斑,怎会作出这种欺师灭祖的坏事?”

智源激动的点了点头,拉住两人的手臂,将二人带回房中,掀开蒲团,露出蒙南藏身的地洞。

智能和慧空虽然在寺内生活日久,也没有想到这禅房之中另有玄机,同时惊讶的低呼一声。

蒙南抬头看到智能和慧空,心中一沉,苦笑着说:“你们是来抓我的吗?”

智源低声说:“这条地道通往藏经阁的内部,你们三个马上从这里前往藏经阁,智能、慧空,少林寺中最为珍贵的乃是那颗佛祖舍利和极乐念珠,全都保存在藏经阁的九层。”他从怀中掏出轮匙郑重交到慧空的手中:“你心性淳良,方丈早已将你视为未来掌管藏经阁的最佳人选,我今日将少林的至宝拜托与你,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不可以将这两件宝物失落。”

“大伯!”蒙南隐隐觉察到有些不对,想要劝阻大伯改变他的念头。

智源怒视蒙南:“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可是今日的事情,我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你们全都给我躲在地洞之中,无论发生任何事,千万不可以发出声响。”

智能和慧空知道形势严峻,慌忙拉着蒙南,三人一起躲入地洞之中,智源将一切回归原位,平静坐在蒲团之上,等待了空众人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