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佛门惊变(中)
章节列表
第一章 佛门惊变(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了尘长眉猛然一动,只觉内心一阵狂跳,一双手掌忽然变得冰冷无比,举目再看之时,自己双掌的皮肤竟然变成了乌黑之色,经文上密密麻麻的字符宛如蝌蚪般向他的手上游走而来。

了尘怒吼一声,面上骤然笼罩上一层金黄色的佛光,佛光迅速行走全身,将手上的黑气限制在双腕之下。冰冷的感觉突然转化为难以抑制的奇痒,仿佛有千万只小虫在咬噬着他的腕部,试图冲破经脉的屏障。

了空此时已经悄然退到了禅房的角落。

小和尚智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阴冷妩媚的笑容,声音突然变得娇柔婉转:“了尘和尚,想不到你的道行居然如此差劲,连敌人来到面前都看不出了吗?”

“你究竟是谁?”



智能缓缓褪去僧衣,一位身穿红衣的娇柔女郎出现在了尘的面前,她正是血狐湄喜。

湄喜看了看手中的僧衣:“少林寺果然名不虚传,收藏了这么多的异宝,这昄转僧衣,居然可以掩住我身上的妖气,呵呵,恐怕你的先辈制造此宝的初衷并不是这样吧。”

“妖孽!”了空一声大喝,将少林狮子吼的功力蕴含其中,宛如一个炸雷在室内惊起,身上佛光大盛,握紧双拳,少林罗汉拳劈空向湄喜攻去。

湄喜不见任何动作,箱中的佛经腾起一团黑雾,佛经中的字迹一个个飞升而出,在湄喜的前方形成了一面黑雾织成的大网。

湄喜冷笑说:“了尘,你不用枉费心机,这间禅房已经被我用千蛛丝网给封住,你的狮子吼就算练到了九重,一样无法将声音传出去。”

那团黑雾越聚越多,猛然向了尘的身体笼罩而去,黑雾将了尘身躯的佛光完全笼罩住。

湄喜格格笑了起来:“没想到玄奘的徒子徒孙竟然如此不济!”

了尘抱守元一,佛光形成一层保护罩,将他的七窍完全封住,阻挡住黑雾向他真身的侵入。

了空双目之中流露出不忍之色,口宣佛号:“阿弥陀佛,师兄,你安然去吧,我日后定然会为你好好超度。”



笼罩了尘全身的黑雾突然裂开无数缝隙,道道金光从缝隙中散射开来,伴随着了尘的一声怒喝,黑雾四散迸射,在虚空中化为一团灰烬。

了尘方丈的肌肤已经完全变成了金黄色,唯有双手仍然黑气腾腾,他的佛力无法将那团黑气逼迫出去。

湄喜一双美眸笼上一层阴冷的杀机,右手轻扬,弹出一团粉红色的血雾,悠悠荡荡在室内弥散开来,口中娇斥道:“疾!”血雾闪电般向了尘方丈围拢,以了尘为核心飞速旋转了起来。在了尘的周身形成一道道螺旋状的血丝条索,不断向中心收缩,将了尘的佛身牢牢缚住。

血丝伸出无数触角,向了尘方丈的身体探去,试图从他的七窍钻入了尘方丈的佛身内。

了尘方丈双目紧闭,耳垂猛然延长,反向护住耳孔,鼻孔内翕,将血丝触角阻隔在身体之外。

然而双手处的黑气变得越来越浓,最后竟变得漆黑如墨。

血丝触角改变目标向了尘的双手缠绕而来。



手腕处传来撕裂般的剧痛,血丝触角穿透了尘方丈掌心的皮肤,成功透入了他的经脉之中。

了尘的身体因为疼痛而颤抖了起来。

湄喜面无表情的问:“暗月之书究竟藏在哪里?”说话的同时,殷红的血丝向了尘方丈的体内又侵入了一寸。

“妖孽!”了尘以腹语怒吼起来。

湄喜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了尘,少林的这场灾劫断难避免,你说出来,或许我会对这些和尚仁慈一点。”

了尘蓦然睁开双目,双目之中金光大盛,两道炽热强盛的光芒射向湄喜,湄喜双目之中反应出幽蓝色的光芒,在虚空之中与了尘的目光相遇,一寸寸将了尘的目光压了回去,临到了尘面前之时,蓝光变得越发强盛,混合着了尘自身的金黄,突然射入了了尘的双目之中,了尘发出一声悲呼,一双眼眸感到前所未有的灼热,眼球在眼眶中膨胀爆裂。

剧痛让了尘七窍大开,血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侵入了他的七窍之中, 笼罩了尘周身的金光显得越发黯淡起来,在湄喜的面前了尘彻底落入下风之中。

“我最后问你一遍,知不知道暗月之书的下落?”

“妖孽!”

湄喜的美眸之中猛然迸射出阴冷无情的杀机,血雾顷刻间侵入了了尘的体内。

禅房内的烛火忽闪了两下,突然熄灭。



了空面色苍白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现在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虽然是他将了尘师兄一手出卖,可是看到了尘死亡时的惨状,心中不由得感到一丝悲伤,另一方面血狐湄喜的法力竟然高明到如此的地步,这让他更加的畏惧,只要湄喜愿意,随时都有可能夺去自己的生命。

湄喜转向了空,意味深长的说:“少林今晚死去的不仅仅是了尘一人。”

了空结结巴巴的说:“可是……你曾经答应过我……”

湄喜冷笑说:“我答应过你的事情自然会做到,可是你答应过我的暗月之书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的下落!”

了空低声说:“我敢断定,如果那本书在少林,一定被收藏在藏经阁中。”

“我给你七天的时间,如果七天内你再帮我找不到暗月之书,我想你会清楚自己的下场!”

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桀桀的怪笑。

湄喜和了空的面色同时一变,湄喜化成一道红光,闪电般冲到禅房之外,了空随着她冲了出去,却见院落之中空空荡荡,哪里能够见到一个人影。

湄喜忽然惊呼说:“不好!”

转身向禅房内冲去,却看到了尘的尸身已经瘫软在地上,整个身体肌肤在转瞬之间变得干枯萎缩,仿佛被人在顷刻之间抽干。

湄喜倒吸了一口冷气,和了空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低声说道:“苏野巡……”



当晚蒙南始终在想着了尘方丈的教诲,迟迟没有入睡,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半,蒙南打了个哈欠,正想进入梦乡的时候,忽然听到耳边有人轻声呼喊他的名字:“蒙南,你这混小子大祸临头了,居然还在这里睡觉!”

蒙南心中一怔,这声音对他极为熟悉,想了想,豁然惊醒,说话的人分明是血魔苏野巡。他一骨碌坐起身来,环顾四周,只见苏野巡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床前,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盯住自己。

蒙南大吃一惊,自己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全都是血魔苏野巡所害,这老混蛋现在居然出现在少林寺中,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你想干什么?”蒙南从床上跳了下来,虎视眈眈的盯住苏野巡。

苏野巡嘿嘿笑了起来:“你这忤逆不孝的混蛋小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你难道都不懂得吗?我好说歹说也是你师父,先给我磕两个头再说。”

蒙南就像一个点燃的火药桶,怒气冲天的大叫了起来:“亏你还有脸承认是我师父,你教给我的什么狗屁功夫,让我到处吸取别人的能量,搞得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呸!拜托你有点公德心好不好!”

苏野巡一双深绿色的眼珠闪烁不定,蒙南知道这老怪物喜怒无常,心中暗暗提防。

没想到苏野巡居然呵呵大笑了起来:“果然不愧是我苏野巡的弟子。”鸟爪样的五指径直向蒙南抓了过来。

蒙南虽然预料到了他的出手,可是在他的面前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右臂被苏野巡拿住,苏野巡探了探蒙南的脉息,也不禁皱了皱眉头:“灵盾那王八羔子是不是把你的能量吸走了。”

“我之所以有今天,还不是拜你所赐。”

苏野巡双耳突然颤动了一下,抓起蒙南转身从大开的窗口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