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祸不单行(下)
章节列表
第十章 祸不单行(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了尘点了点头,右手突然伸出,闪电般搭在蒙南的脉门之上,蒙南微微一怔,在了尘这种级数的高手面前,他根本没有作出反应的能力。

一股温暖的气流沿着蒙南的脉门送入他的经脉,随着气流的行进,了尘雪白的长眉不禁皱在了一起,脸上的神情变得越发的凝重。

温暖的气流层层推进,蒙南体内淤滞纷乱的经脉仿佛被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掌重新理顺,感到无法说出的舒服。

约莫过了三十分钟左右,气流在蒙南的体内运行一周,了尘方丈光秃秃的头顶竟然升腾起袅袅雾气。

他终于放开了蒙南的手臂,长长舒了一口气说道:“你从何处学来的这种邪功?”

蒙南将在缥缈湖底巧遇苏野巡的事情原原本本向了尘方丈说了一遍,

了尘脸上的表情错愕无比,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初搅得人妖两界一片血腥的大魔头苏野巡仍然活在这个世上,更没有想到他会在蒙南的身上动了手脚。

“按照你对我所说,你体内应该有多种内力存在,可是为何显得如此微弱?”了尘方丈对此也是大惑不解。

蒙南叹了口气:“苏野巡送给我一枚指环,没想到这指环中竟然藏着一个灵体,他因为自身能量不足以突破这指环的禁锢,所以不断的引我去吸取他人的能量,在我吸取能量的同时他也在壮大着自己,可是灵盾的心肠实在太歹毒。他竟然趁着我和海盗翼弓对抗的时候,将我体内的能量吸走,从而形成灵体,成功摆脱指环的禁锢。开始的时候我曾经担心身体受到损害,可是等我恢复以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多的异常。”蒙南说这句话不仅仅是凭借自己的直觉,医院的身体检验报告也表明他的一切生理指标都在健康的范围内。

了尘方丈低声道:“你记不记得当初智源将你带入寺中的事情?”

蒙南点了点头:“大伯说我只有五年的生命,除非修行少林易筋经或者是洗髓诀才有可能改变我的命运……”

了尘忽然打断了蒙南的话:“只怕现在易筋经对你也无能为力……”

蒙南心中一沉,出家人不打诳语,老和尚应该不会欺骗自己。虽然他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了尘这句话等于间接宣布了他的死刑,心中也不禁有些害怕,紧张的说:“方丈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了尘叹了一口气:“蒙南,如果你没有修炼魔功之前,仅仅修习洗髓诀便可以化去你体内的异种能量。可是你偏偏遇到了苏野巡,吸取了多种能量,这些能量虽然难以克制,可是好在你修行日浅,所受毒害不深,只要昄依我佛,修习少林秘技易筋经,假以时日,一样可以将体内的异能一一怯除,怎料到那灵盾竟然吸去你不少的能量……”

蒙南有些勉强的笑着问:“了尘方丈,晚辈这就不懂了,灵盾吸走我的能量,等于减少了我所受的毒害,我怎会无药可救了呢?”

了尘黯然说道:“你之前虽然吸取的能量众多,可是那些能量并没有被你全部吸收,只不过暂时存留在你的经脉之内,而灵盾吸取你能量的同时等于叩开了你全身各处经脉和穴道的大门,你潜意识之中在抗拒对方,换句话来说,表面上你的能量被灵盾吸走,可是大部分的能量却被你自身融为一体。”

蒙南总算明白了了尘的解释,垂头丧气的说:“照你的意思,当初我吃下去的是鸡蛋,现在一个个都孵成了小鸡。”

了尘抬头仰望高空中的浮云:“老衲已经想不到救你的办法,蒙施主还是听天由命吧。”

看来他真的对救治蒙南没有任何的办法,连称呼都从蒙南变成了蒙施主,蒙南不禁暗想,施主施主,尸体的主人,老和尚都说自己没救了,看来用不了太久自己就会变成一具冰冷僵硬的尸体。

了尘知道蒙南现在内心中肯定不好过,温言劝慰说:“不过,如果能够找到师叔祖,或许他能想到办法。”

蒙南却笑了起来,自从服下那枚蓝色的药丸,死亡的阴影便始终伴随着他,他并不是一个怕死的人,对死亡早已有了心理上的准备,更何况遇到云若后,他已经体会到,死亡并非是自己的终结,或许不可预知的未来存在着别样的精彩。

他低声说:“方丈千万不可以将这件事告诉我大伯,他如果知道我的真实情况,一定会非常的伤心。”

了尘点了点头,他忽然发现蒙南并非是一味的顽劣,很多时候,他首先考虑的是亲人和朋友。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充满节奏的脚步声,了尘从步伐上已经听出来人是他的师弟了空。微笑着抬起头来,向蒙南说:“让慧空领你去见智源,晚上你到我禅房来,我传你一些吐纳之功,虽然无法彻底清除你体内的隐患,毕竟可以帮助你减少痛苦,延长一些时日。”

蒙南连连致谢。



虽然相隔不久,可是大伯仍然显得苍老了许多。

蒙南面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内心不由得感到一阵激动:“大伯!”

智源点了点头,居然没有像过去那样跟蒙南划清界限,握住蒙南的臂膀,双目中掠过一丝温情。

蒙南本以为大伯会责怪自己,却没有想到大伯会对自己和颜悦色,他甚至开始怀疑大伯并不知道自己被学校除名的事情。

智源关上禅室的房门,让蒙南在床上坐下,为他端来早已沏好的茶水。

蒙南受宠若惊的说:“大伯,你用不着对我这样客气。”

智源叹了一口气:“一切都是天意,既然已经发展到这步田地,你暂且在寺中居住,其他的事情等以后再说。”

“大伯,我这次来只是想将学校的事情向你解释一下,明天我就要回去。”

智源有些诧异的说:“这么快?”

蒙南点了点头:“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我渐渐明白,自己做过的事情,就要自己承担,自己答应别人的事情,也一定要做到。”

智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宽慰的笑容,侄儿长大了,他终于明白何谓责任二字,自己带他抵达这里的初衷不就是在于此吗?

“我来到这个世界多年,可是外面的事情我从来不去关心,现在看来无论是哪个世界都一样,到处都存在着烦恼和不幸。”

蒙南点了点头:“所以遁入空门并不是解决事情的唯一办法,无论在哪个世界,活着便不能逃避,我当时因为爸爸妈妈因为生意而冷淡我,感到伤心和痛苦,现在才知道我过去只顾及自己的感受,我又何尝去关心过他们。”

本以为自己早就心如止水的智源,内心中涌起一阵激动,他握住蒙南的双肩,激动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你终于长大了……”

蒙南此时心中却有着说不出的滋味,了尘方丈不会欺骗自己,看来自己已经无药可医,无名僧现在不知身在何处,短时间内哪里去找他?想起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蒙南对父母的思念之情越发的难以抑制,可是现在这片土地动荡不安,罗小蛮和雨灵正处于最需要他帮助的时候,他还不能离开。

“是不是想家了?”智源关切的问。

蒙南低声说:“我将这里的事情忙完以后,很想回去看看,不知道大伯……”

智源居然点了点头:“返回去的道路掌握在方丈手中,不过那条通路五年方才开启一次,只怕你还要等上一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