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祸不单行(中)
章节列表
第十章 祸不单行(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殷东权冷冷凝视着楚猎天,楚猎天在他的注视下显得异常迷惘。

“我这人向来喜欢开诚布公,云啸成和女儿云若的死,你都参预过调查,至于你掌握了多少证据,我早已了解的一清二楚,现在是你公诸于众的时候了。”殷东权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经过了深思熟虑,他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楚猎天摇了摇头:“如果殷主席找我来只是为了这件事情,恐怕你要失望了。”

殷东权笑了起来:“据我了解,楚先生是个充满正义感的人。”

楚猎天针锋相对的说:“只可惜殷主席和我并不是同一路人。”

“楚先生的妻子去世多少年了?”

楚猎天的瞳孔收缩了一下:“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殷东权故意叹了一口气:“如果你妻子有复活的机会,楚先生会不会原意为此付出代价?”

楚猎天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淑华已经死去十年,不可能了……”

殷东权哈哈大笑起来:“楚猎天,你之所以被逐出少林便是因为你和妻子相恋,你身为俗家弟子,少林原本不该干涉你的婚姻大事,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楚猎天双目中流露出惊诧莫名的神情,他的秘密只有少数几人知道,难道会传入殷东权的耳中?

殷东权压低声音说:“袁淑华是妖类,她是狐妖!所以少林才无法容忍你们相恋,所以才会将你逐出少林!”

“不要再说了!”楚猎天痛苦的闭上了双目。

殷东权步步进逼的说:“如果我可以让她复活,你会不会将那些证据公布出来?”

楚猎天用力摇了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室内的灯光突然黯淡了下去,殷东权的身后出现了一面巨型的液晶屏,画面上是一个巨大的水晶瓶,一名白衣长发的女子静静漂浮在瓶中,沉浸在一个酣畅深沉的睡眠中。

“淑华……”楚猎天脸部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内心激动到了极点。

殷东权冷冷说:“你以为她的尸身早已被焚化,可是却忽略她本身的特质,她和人类不同,只要我原意,随时可以让她复活,随时也能够将她毁灭!”阴冷的杀机从殷东权的身上弥散而出。

“不要……”楚猎天的意志彻底被殷东权摧垮。



权力让殷东权从心底感到兴奋和狂热,表面上却一如往常般平静,他自信可以瞒过所有的人,可是当他面对血狐湄喜的时候,他马上又发现自己错了,无论自己做任何事,仿佛都可以被对方看穿。

“师父!”殷东权恭敬的说。

湄喜静静坐在那里,晶莹修长的玉腿在纱裙后隐约可见,这对任何男性都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

殷东权却看也不看,甚至想也不敢想,湄喜在他的心中只是残忍和冷酷的代名词,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心境去体味她的妖娆和美丽。

“楚猎天是不是已经答应了?”湄喜的声音充满了慵懒的味道。

殷东权点了点头:“有袁淑华在我们手中,不愁他不答应……”他停顿了一下,低声问:“师父,有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不是说拥有暗月之书才能够拥有复活的力量,师父是如何让袁淑华复活的?”

湄喜的一双美眸突然变得冰冷异常:“我发现你的好奇心越来越重,对你来说恐怕不是一件好事。”

殷东权诚惶诚恐的点了点头。

湄喜的口气又变得缓和起来:“过多的关注别的事情,会影响到你对大局的掌控,说实话,你能够有今日的成就我感到异常的欣慰。”

殷东权谦虚的说:“一切多靠师父栽培,否则我怎么会有今天的风光?”

湄喜淡然说:“少林的事情你打算怎样为我解决?”

殷东权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师父请放心,少林之事我已经安排妥当,等到联邦的局势稳定之后,我会全力对付少林。”

“希望你能够牢记对我承诺的每一句话。”湄喜的这句话不无威胁的意思。

殷东权不禁皱了皱眉头。



蒙南和智能当晚便赶回少林,虽然他们有事在身,仍然按照少林的规矩,在山下斋戒沐浴一晚,第二天一早才前往少林拜谒掌门。

胖和尚慧空一早便来迎接他们,自从那次蒙南舍身将他从狼群中救出,慧空便对蒙南充满了感激。首先向智能施礼后,才乐呵呵的握住蒙南的双手:“蒙师弟,我还以为要到暑假才能见到你哩,没想到你这么快便回来了。”

蒙南苦笑着说:“你以为我想回来啊,这次我被学校给除名了,还不知道该向大伯如何交待呢。”

智能关切的问道:“慧空,你这两日有没有见到智源师兄?”

慧空摇了摇头:“我只是负责清扫藏经阁的外院,智源师叔平时都在藏经阁内整理经文,我很少有见到他的机会。”

智能问:“方丈在不在寺中?”

“在,我此次下山便是奉了方丈的命令,他让我带你们径直去见他,沿途不可做任何的耽搁。”

蒙南有些庆幸的舒了一口气:“阿弥陀佛,只要不让我上戒律院就成。”

智能微笑着说:“掌门方丈为人向来以慈悲为怀,应该不会对你严厉惩罚。”



蒙南在两人的陪伴下,向山上走去,出乎意料的是了尘方丈并没有当众见他,而是让慧空将蒙南引到后山蝴蝶泉边。

现在正是初春季节,泉水清澈见底,泉潭四周绿草茵茵,其间点缀各色野花,的确是清幽静谧的所在。

了尘方丈一身淡黄色僧衣,静静坐在石桌旁看着一盘残局。

三人不敢打扰方丈,远远站在树下,等他传召。



蒙南关切的注视着了尘方丈的表情,了尘方丈的一双眼睛宛如平静无波的古井,从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过了大约一刻钟左右,了尘方丈才抬起头来,双目注视前方翻飞的彩蝶,抚须露出会心的微笑:“既然回来了,为何不过来见我?”

三人这才来到了尘方丈面前,齐声说:“参见方丈!”

了尘挥了挥长袖:“蒙南,你坐下,我有几句话要问你!”

智能和慧空识趣的到远处回避。



蒙南在了尘方丈的对面坐下,低声问:“方丈是不是要罚我?”

了尘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罚你?”

“我被学校除名了,辜负了方丈和大伯对我的期望。”蒙南老老实实的回答说。

“你以为自己做错了?”了尘饶有兴趣的问。

蒙南摇了摇头:“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狠狠的揍那两个家伙,恃强凌弱,落井下石,这种败类不打不足以泄心头之恨。”

“既然你以为自己没有做错,我更不会去罚你。”

蒙南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了尘方丈竟然这样开明。

了尘方丈平静说道:“前些日子我去北方云游,回来后便听说了你的许多事情。”

蒙南有些惭愧的说:“我做事情从来不去顾及别人的感受,这段时间来给少林增添了许多的麻烦。”

了尘呵呵笑出声来:“蒙南,你现在已经学会为别人着想了。”

“方丈,我想见见大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