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祸不单行(上)
章节列表
第十章 祸不单行(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智能好像心不在焉,时不时东张西望,好像在等待着什么,蒙南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看到楚猎天和他的女儿楚紫菡向他们的方向走来。

蒙南忍不住说:“好你个小和尚,嘴巴这么快,居然将我的事情全部泄漏了出去。”

智能有些委屈的说:“你的事情都上了报纸头条,就算我不说,楚师兄他们也会知道了。”

楚猎天面色严峻的来到蒙南面前,冷冷哼了一声:“好小子,你有种,少林寺的脸面全都让你给丢光了。”

蒙南顶撞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跟少林寺有什么关系?”

楚猎天瞪圆了眼睛:“你一日是少林人,终身是少林人……”

“拜托!”蒙南听得头大,双手捂住耳朵,避之不及。

楚紫菡始终都在观察蒙南身边的罗小蛮,从罗小蛮关切的神情她就已经猜测出两人亲密的关系,心中酸酸涩涩的好不难受。

智能开口说:“我之所以将楚师兄喊来,是想让你先去他家里住上一阵子,等我去禀明了尘方丈,你再返回少林寺不迟。”

蒙南大声说:“谁说我一定要回少林寺的?天大地大,我蒙南可以去的地方多了,为什么非要去少林寺受罪?”

“放屁!”楚猎天忍不住爆粗。

楚紫菡看到爸爸动了真怒,慌忙劝阻他说:“爸爸,蒙师兄也是为了维护少林的清誉,你不要怪他!”

楚猎天冷笑着说:“你以为你是谁,这云都风云变幻,处处充满着诡异莫测,你留在这里只不过添乱罢了。”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无关!”蒙南认定的事情,无论谁都无法改变。

楚猎天握紧双拳,恨不能一拳捶在蒙南的脸上。

这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按捺住狠揍蒙南一顿的念头,接通电话。

听筒内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楚猎天,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吗?”

楚猎天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额头上的汗水簌簌而落,在蒙南的印象中他还是第一次显得这样慌乱。

“把你知道的事实全部说出来!”

楚猎天缓缓合上了电话,竟然忘记了训斥蒙南,慌慌张张的向远处的吉普车走去。

楚紫菡走过罗小蛮身边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仍然低声说:“照顾好我师兄……”



蒙南嘴上虽然逞强,可是仍然决定跟智能去少林寺认错,毕竟大伯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他不想让大伯过于难做。

罗小蛮显然舍不得蒙南离开,眼圈红红的,泪水不断的涌出。

智能也看出两人难舍难分的样子,通情达理的说:“蒙师侄,不如你去送送罗小姐,我去楚师兄的侦探社等你。”



一想到可能会碰上罗烈,蒙南多少有些犹豫。罗小蛮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意,柔声说:“你陪我走走,不必送我到家里。”

蒙南笑了起来,拍了拍胸脯说:“我只是担心现在我弄成了这幅模样,你爸爸未必肯让我们继续拍拖。”

罗小蛮握住了蒙南的大手:“爸爸虽然没有向我解释,可是我知道他并不想开除你,你千万不要怪他。”

“只要他仍然认我这个女婿,我当然不会怪他!”即使在这种心境下蒙南仍然没有忘记调侃。

“谁认你当女婿了……”罗小蛮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蒙南将罗小蛮一直送到云都大学的门前,不无留恋的看了校园的大门一眼,他这才发现自己心底对这座校园还是充满眷恋的。

临到分别的时候,罗小蛮显得依依不舍,扑入蒙南的怀中,附在他耳边轻声说:“你不许离开太久,否则我拼着那帮和尚责骂,也会跑到少林寺去找你。”

蒙南吻了吻她晶莹的耳珠,正想说话的时候,却看到一辆爱琴海蓝色磁悬浮跑车缓缓停靠在不远处。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罗烈冷酷而严峻的面庞。

蒙南吃了一惊,慌忙和罗小蛮分开。

罗小蛮这时候才发觉父亲的到来,想起刚才两人亲热的一幕被父亲看到,俏脸羞得通红,垂下头去,小声喊了一声:“爸爸……”

罗烈点了点头:“你们上车!”



罗烈启动引擎,磁悬浮跑车高速向正西方向驶去。蒙南和罗小蛮忐忑不安的对望着,刚才不过是抱抱而已,老爷子不会当真动怒吧?

蒙南从反光镜内悄悄观察着罗烈的表情,每个人都保持着沉默,车内的气氛相当压抑。



磁悬浮车在青螺山前停下,罗烈率先走了下去,蒙南和罗小蛮对望了一眼,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跟了下去。

罗烈低声说:“小蛮,你在车中等我,我和蒙南有几句话单独要说。”



两人缓步走上青螺山,这座江边的山峰并不高,可是上面长满了翠竹,走在其中竹叶沙沙作响,细雨霏霏迎面扑来,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空灵韵味,蒙南原本忐忑的内心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

罗烈低声说:“云校长活着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到这里散步,畅谈联邦的未来,筹谋校园的发展,没想到短短的几年内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蒙南不禁有些奇怪,罗烈并不谈他殴打检察官的事情,反而说起了往事,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罗烈和蒙南并肩站在青螺山的顶峰,默默凝望着山脚下滚滚流水:“蒙南,如果有一天我出了什么事情,你会替我好好照顾小蛮吗?”

蒙南心中吃了一惊,他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低声问:“罗校长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罗烈叹了一口气:“人一定不可以做错事,否则一定会有报应,我直到今天才算懂得了这个道理。”

罗烈望向远方的云都大学,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眷恋之情:“云都不会平静了……”

蒙南鼓足勇气问道:“罗校长,云校长究竟是怎么死的?”

罗烈的表情变得僵硬无比,过了许久方才回答说:“不久你就会知道答案。”他凝望蒙南的眼睛:“有件事我想你马上通知了尘方丈,殷东权恐怕会对他不利。”

蒙南忍不住问:“罗校长,你们每个人都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殷东权搞出来的,可为什么要任由他为非作歹?”

罗烈的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蒙南,殷东权远比你想像中可怕的多,这片大陆和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颗蓝色的晶石,郑重的放在蒙南的手中:“假如我遭遇到任何的不测,你便带着这块晶石和小蛮一起前往雪域迷城,我大哥罗昊是叛军的领袖之一,你要将这枚晶石亲手交给他。”

蒙南看到罗烈神情郑重,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小心的将晶石收好。

罗烈嘱咐说:“这件事你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包括小蛮在内。”

蒙南重重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