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原形初现(下)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原形初现(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车窗缓缓降了下去,翼弓冷峻的面孔从里面露了出来。

蒙南的内心马上紧张了起来,小声对智能说:“就是他射伤了我,上!”

翼弓并不是来找麻烦的,他冷冷盯住蒙南:“我有事情找你!”

蒙南虎视眈眈的盯住翼弓,生恐他猝然发起攻击。

翼弓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他张开双臂,示意自己没有带任何的武器。

“找我有什么事情?”

“当然是为了黑月。”

“我和朋友们正在设法营救她!”

翼弓不屑的笑了起来:“你以为联邦的法律会放过海盗吗?太天真了!”

翼弓又向蒙南走近了一些:“我调查过,黑月虽然不是你直接送进监狱,可是你也脱不开干系。”

蒙南有些惭愧的点了点头。

“这两天判决就会下来,按照联邦的法律,黑月和我的那些手下都会被判处冰刑。”

蒙南对冰刑有所了解,所谓冰刑就是将囚犯用液氮冰冻,囚禁在冷库中,是联邦法律中较为严酷的一种。

翼弓低声说:“我一定要救出黑月,不管利用什么方法。”

“你想劫狱?”蒙南敏锐的觉察到翼弓的本意。

翼弓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判决下来以后,黑月会被送往千岩山监狱,那里防守森严,我们救她的机会更加渺茫。”

蒙南留意到翼弓用上了我们这个字眼,显然他的劫狱计划已经把自己算了进去。

“你想让我做什么?”

翼弓笑着点了点头:“我想让你去探望黑月,顺便将这枚药丸交给她!”翼弓将一枚暗红色的胶囊递到蒙南的手中。

“就这么简单?”

“明天前往法院审判的时候,是我下手的最好机会,到时候我希望你和你的同学们,能帮助我制造一些混乱。”

“没问题!”蒙南爽快的答应了翼弓的请求。

“有个问题……”蒙南奇怪的说:“你为什么会相信我?”

翼弓笑了起来:“记不记得昨晚,你放过了我!”

蒙南也笑了起来。



看着翼弓的跑车消失在远方,智能小声问:“你是不是不去少林了?”

“等救出黑月再说!”

“可是劫狱违法啊!”智能提醒蒙南。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种做善事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念在你我是同门的份上,这次劫狱把你也算上!”



几天不见,黑月瘦了许多,看来囚禁的生活并不如意,她没想到蒙南会来看她,昔日妩媚的表情如今变成了冷漠。

面对黑月,蒙南心中感到深深的愧疚:“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是我自己太傻,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黑月的语气异常的平静。

蒙南忽然拉住黑月的纤手。

“你……”黑月马上感觉到手心的异样。

“分开!”狱警大吼起来。

蒙南闪电般抽回手去:“他正在想法救你!”

黑月的双目中涌出晶莹的泪花,哥哥并没有放弃自己,不顾自身的危险来到云都,想起过去自己对他的态度,黑月第一次产生了后悔的念头。

“帮我向他说声对不起……”黑月的声音略显沙哑:“让他千万不要为了我而冒险。”

蒙南点了点头,心中却明白,让翼弓放弃营救黑月,根本是不可能的。



由于其他候选人的先后弃权,殷东权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联邦主席的唯一人选,当他从上任联邦主席萧无为的手中接过象征联邦最高权利的权杖,内心中的激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他环视会场,罗烈、慕容天峰、月归霆……一个个昔日的政敌都冷眼观看着自己的举动,殷东权的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他将他们的态度理解为嫉妒,不错,这些人都在嫉妒自己今日的地位。

我根本不会在乎你们的感受,你们只不过是挡在我前进道路上的一只只蝼蚁,只要阻碍到我的行动,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你们一个个碾踏为泥!殷东权得意的想。



罗烈并没有去仔细听殷东权的就职宣言,低声说:“这次的选举真的很民主!”

慕容天峰听出了其中的讽刺意味,他叹了口气:“看来这次的人质事件和选举之间的确有着某种联系。”

月归霆露出无奈的笑容:“事情已经成为定局,现在继续讨论人质事件已经失去了意义,政治和我儿子的性命比起来,当然是后者更加重要。”

罗烈忽然想起了黑月的事情,低声问:“月狼的身体怎么样了?”

“恢复了许多,相信再有一个星期就可以去学校上课了,不过……”月归霆叹了口气才说:“这孩子不知怎么,忽然向我提出要退学,真不知怎么和他说才好!”

慕容天峰说:“或许是人质事件留在他内心中的阴影太重,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切会被他渐渐淡忘。”

月归霆愤然说:“都是那帮海盗!”

“归霆,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那些海盗并没有绑架学生,相反,学生们是通过海盗的帮助才顺利逃离了险境,你所听到的未必都是事实。”

“我儿子不会向我撒谎!”月归霆表现的相当固执。

慕容天峰了解月归霆的火爆脾气,慌忙跳出来充当和事佬:“事情的结果怎样,已经不是我们所能够控制,联邦的法律对待海盗向来都是严惩不怠,就算那些海盗真的无辜,依然无法逃脱法律的制裁。”

罗烈知道慕容天峰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黯然叹了一口气沉默了下去。

月归霆转向慕容天峰:“我已经很久没见过雨灵了,这个周末如果有空,你们一家来我枫林湖的别墅做客!”

慕容天峰却摇了摇头:“算了,我想雨灵不想见到月狼!”

月归霆的面孔不由得涨红了,被老朋友当面拒绝的滋味并不好受,其实他们两人早就默许儿女之间的交往,以为早晚都会成为亲家,没想到雨灵和月狼之间却越去越远,现在更是形同陌路,月狼之所以不愿去校园,八成和雨灵的事情有关。



会议就快结束的时候,殷东权主动向他们的方向走来,笑呵呵向罗烈伸出手去:“罗校长,今天的会议怎么没有听到你发言?”

罗烈淡然笑了笑:“我年纪大了,看待事情因循守旧,没有什么创意,说出来只会贻笑大方。”

“罗校长太谦虚了,以后我做事还要依靠几位前辈多多指点。”

月归霆冷笑着说:“殷主席千万别这么说,你那么年轻有为,以后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要仰仗你领导。”

殷东权暗骂了一句:“老混蛋!”表面上仍然是一团和气。

罗烈说:“殷主席,有件事我想求你!”

殷东权笑了起来:“罗校长跟我不用这么客气,有事情尽管说出来,只要我殷东权能够办到的,我一定倾尽全力。”

“这次人质事件中被俘的海盗,我听学生们说,她并不是绑架的策划者,希望殷主席能够网开一面,特赦他们。”

殷东权当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黑月那帮海盗的无辜,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会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