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有容乃大(下)
章节列表
第七章 有容乃大(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古格叔叔果然是个小气鬼,饿了一个晚上居然连杯水都不请我们喝!”罗小蛮走出古格的城堡便忿忿不平的叫了起来。

蒙南微笑着启动了太阳能机车:“算了,对着他的邋遢样子,我是吃不下去任何东西。”

罗小蛮想起古格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来到蒙南身后,抱住蒙南的身躯:“我快饿昏了,你一定要请我大吃一顿。”

“你是不是打算彻夜不归?你不害怕,我还害怕罗校长找我麻烦呢!”

罗小蛮附在蒙南的耳边小声说:“我跟爸爸说过,今晚留在医院陪你!”

蒙南呵呵笑了起来,太阳能机车在一片引擎轰鸣声中,宛如离弦的利箭般向夜色中冲去。



夜风在耳边呼啸,月光映照在笔直的高速公路上,描画出一道道银色冷光的轨迹。

罗小蛮抱紧了蒙南的身躯,俏脸贴在蒙南宽阔而结实的后背上,她希望眼前的一切永远不要过去。

蒙南的心情依然沉重,黑月的事情远远比他想象的更加严峻,该怎样做才能救出黑月?这个问题反复困扰着他。

或许是因为前几天反常的气候变化,夜间的道路上很少有车辆行驶,虽然只是晚上十点,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如此沉寂,整个城市好像已经睡着了。



蒙南忽然踩下了煞车,车轮与地面因为高速摩擦而发出刺耳的响声,空气中瞬间充满了橡胶燃烧的味道。

罗小蛮下意识的抱紧了蒙南,伏在蒙南的肩膀上向前方看去,只见一个相貌冷峻的男子悬浮在半空中,身后一双钛合金翅膀在月下变幻着美丽的光泽,她诧异的睁大了眼睛,她还从来没有见过长着翅膀的人。

蒙南的唇角露出一丝微笑,翼弓!他终于找来了,不用问这次他前来的目的是为了黑月。



翼弓的双目冷酷的像万古不变的冰潭:“为什么要出卖她?”他的声音并不算大,可是其中充满了杀机。

蒙南的手缓缓落在太阳能机车的后方,手指轻轻搭在双刃剑冰冷的剑柄上。

“为什么要出卖她!”伴随着翼弓愤怒的嘶吼,五支闪耀着蓝光的弩箭划破夜空向蒙南的胸口要害全速射去。

面对狂怒的翼弓,蒙南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其实就算有机会解释,翼弓也一定不会相信他。

双刃剑从精钢剑鞘中弹射而出,蒙南单手掌握住机车的方向,原地一个漂亮的旋转,双刃剑鞠起一片冷月的光华,在夜空中弧形迎向五支弩箭。

刀箭相交,绽放出数点幽蓝色的光芒。

弩箭射出的同时,翼弓的身躯从半空中向蒙南俯冲而来,面对一个将自己妹妹送入监狱的人,翼弓决不会给他任何的情面。

“坐稳了!”蒙南大声高呼,单手将机车的动力的提升倒最大,引擎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在夜空中。

他没有选择后退,高举双刃剑,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翼弓迎去。



翼弓的钛合金双翅完全伸展开来,合金羽毛的边缘与空气摩擦出尖锐的鸣响。

蒙南知道他双翅的可怕,每一根羽毛都锋利无比,只要被他扫中,无异于被刀剑砍中。

双刃剑卷起狂潮向翼弓的身体砍去。

翼弓在空中突然一个旋转,双翅的边缘轮番击打在对手的双刃剑上,一连串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中,他的双翼边缘迸射出千万点火星,宛如翅膀燃烧了起来。

蒙南迅速按下剑柄上的机括,双刃剑的剑身居然脱离了剑柄,闪电般向翼弓射去。

近距离的猝然射击,让翼弓不得不后撤,本来蓄势待发的双翅向正中一个围拢,挡住了蒙南脱手射出的一剑。

剑身带着强大的力量将翼弓的身体向后推出了五六米的距离,蒙南把握住这千载难逢的良机,将太阳能机车的速度瞬间提升到最大,逃脱翼弓的纠缠,迅速向前方驶去。



翼弓发出一声怒不可遏的嘶吼,他振动双翅,身体向高空中不断窜升,来到高空之中,再度向下俯冲而去。



“他又追上来了!”罗小蛮担心的看着空中不断接近的亮点。

蒙南用力抿起嘴角,机车的速度已经达到极限,看来依靠速度摆脱翼弓已经不可能了。

前方就是通天河长约两公里的钢索长桥,蒙南在心中下定了决心,猛然减缓了车速,将太阳能机车停在了桥面的中心。

“蒙南!快走!”罗小蛮担心的抓住了他的手臂。

蒙南拿出备用的剑刃,迅速组装在剑柄上,轻轻拍了拍罗小蛮娇嫩的面颊:“放心!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丢下你!你先走,不要让我分心!”

罗小蛮用力摇了摇头:“不!没有你我绝不走!”

蒙南内心中涌起一阵感动:“好!今晚我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我的英雄气概!”

他抬起头,目光注视着不断接近自己的翼弓:“翼弓!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便和我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场!”

翼弓在空中盘旋了一周缓缓落在蒙南的对面。



“无论你相信与否,我都没有加害黑月的意思,如果今晚你死在我的手上,我会救出黑月,送她离开这里。”蒙南大声说。

翼弓的唇角泛起一丝轻蔑的微笑:“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周年忌辰!”

蒙南用力踏出了一步,先下手为强,面对翼弓这种强劲的对手,他要尽可能的抢占先机。

翼弓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透明的弯刀,月光透过弯刀,在地上映射出诡异的蓝色。

蒙南的脚步不断加快,翼弓却仍然站在原地不动。

蒙南出剑的刹那,翼弓手中的弯刀全速挥了出去,一道蓝色的光波脱离刀身,向蒙南的身躯射去,光波在行进的过程中不断扩展,靠近蒙南以前已经延展到五米的范围内。

蒙南不知该如何去防御这无形的杀招,慌乱之间听到灵盾提醒说:“主人,你只管将功力凝聚在右手上出拳!其他的事情我来应付!”



仓猝之间蒙南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凝聚全身的力量一拳挥了出去,指环蓦然变得明亮起来,一道绿色的强光从指环上射出,与射来的蓝光交织在一起。

色彩不同的光线相遇,顷刻间化为一团刺目的光雾。

蒙南和翼弓同时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时候,两人都是完好无恙,翼弓怒吼一声,光波刀再次挥出,他没有想到蒙南居然能够凭借一双拳头,阻挡自己视为必杀技的光波刀。

蒙南一招得手,心中又惊又喜,顾不上多做考虑,又是一拳挥了出去,更加强大的光线从指环上射了出去,在绿光的面前翼弓手中的光波刀显得黯然失色。

蓝光的范围不断缩小,蒙南雄浑的拳力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每挥出一拳,一道绿色的光束便向翼弓射去,随着他出拳速度的加快,一道道绿色的光束在翼弓的身体周围交织成一片光网。

翼弓在蒙南咄咄逼人的攻势下不断后退,竟然连防守都变得吃力起来。

他的身体已经逼近了钢索长桥的护栏,如果蒙南继续进攻的话,他只有面对落入通天河的下场。

翼弓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惶失措的表情,他怎么也想不通,蒙南的武功如何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如此的地步。

蒙南的拳头凝滞在半空中,指环上的光芒却变得越来越耀眼,灵盾声音颤抖的说:“主人,再打他一拳,他就完了!”

蒙南缓缓摇了摇头,关键时刻,他居然放下了拳头。

对翼弓来说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他的双脚再桥面上一个有力蹬踏,身体凌空飞起,脱离了蒙南制造出的光网,合金羽翼展开的同时,一道寒芒从羽翼中闪电般射向蒙南的胸口,蒙南再想反应已经来不及了,身体出于本能的向左方躲去,右肩感到一阵刺骨的疼痛,他一个踉跄坐倒在桥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