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分外眼红(上)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分外眼红(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放开她!”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一位身材高大的英俊男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云濛的身后,三名黑衣人同时吃了一惊,这男子竟然是天空集团的少东殷东权。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殷东权说话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鬼魅般冲向了云濛,两名黑衣人挥动手中的弯刀同时向殷东权刺去,殷东权两手准确的击中对方的手腕,他出手的速度超出所有人的想像,在对方没形成第二次攻击以前,已经将云濛拉了过去。

一直旁观的那名黑衣人怪叫一声,从殷东权的身后发动了攻势,他的目标是云濛,刀尖闪电般刺向云濛的后心。

殷东权用身体护住云濛,空手去夺对方的长刀。谁知道对方的目的是吸引他的注意力,另外两名黑衣人同时向云濛刺去。

殷东权右手准确的捏住长刀的刀尖,用力牵拉过来,用长刀挡住两柄弯刀的攻击。



这时蒙南已经成功的逼退那名狼爪人,向这边飞快的冲来。

三名黑衣人对望一眼,显然意识到抓住云濛的良机已经错过,转身向远处飞掠而去。

蒙南并没有追击,来到云濛面前关切的问道:“云博士!你有没有事情?”

云濛摇了摇头,秀眉微微皱了皱,这时她才留意到殷东权的右手上渗出一缕殷红的鲜血,惊声说:“你流血了!”

殷东权笑着封住自己臂膀上的穴道:“没事!只是一点皮外伤!”



云若忽然惊恐的喊了一声:“他……”

蒙南这时已经想起,眼前的这位就是殷氏集团的少东殷东权,那个曾经害得云若自杀的人,他马上对殷东权生出了极大的反感。

云濛掏出自己的手帕为殷东权把伤口包扎了,一旁的蒙南看得更是妒火中烧,明明是自己英雄救美,怎么凭空杀出个殷东权把功劳全部抢去了!

云濛轻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的目光注视着殷东权,显然这句话是对他所说,蒙南傻愣愣站在那里,没想到云濛根本就无视自己的存在。

殷东权叹了口气,他伸手指了指前方的角落,云濛和蒙南同时向那里望去,却见断壁残垣中摆放着一束白色的百合花,看来这束花是殷东权带来的。

云濛冰蓝色的美眸轻轻闪动了一下,随即她的目光投向远方。

“还记不记得这里,我们,还有云若在这里喝茶聊天……”

“够了!”云濛愤怒的打断了他的话:“你有什么资格提起云若?如果不是你,云若也不会选择那条绝路!”

殷东权英俊的面孔因为痛苦而变得有些痉挛:“濛濛!我从来都没有对云若产生过任何的感情,我一直都是把她视为妹妹,我根本不知道她会爱上我,那样的结果我也不想……你知道从始至终,我的内心只有你一个……”

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云濛的俏脸缓缓滑落:“殷东权!如果你真的把云若视为妹妹,在她死后,你为什么仍然要无情的伤害她,你为什么要让一个如此单纯的女孩在泉下也不得安宁?”

殷东权大声说:“濛濛,我之所以发布那则声明,是因为我害怕你误解我和云若之间的关系,我害怕失去你……”他和云濛之间曾经有过一段恋情。



蒙南忽然笑了起来,殷东权愤怒的望向他,他并不知道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是何许人物。蒙南笑眯眯看着殷东权:“我以前好像见过你……”

殷东权皱了皱眉头,紧接着便听到蒙南说:“你好像是云都大学表演系的博士!”殷东权马上听出对方在嘲讽自己,他淡然笑了笑,并没有理会蒙南,向云濛说:“我送你回去!”

没想到蒙南继续说:“这世界上凑巧的事情真他妈的多,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他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过了一会才装出突然想起来的样子:“无巧不成书!”他笑嘻嘻对殷东权说:“你今晚出现的真及时啊!”

殷东权双目一凛,他这才知道对方分明是在找自己的麻烦。



云濛冷冷扫视了他们一眼,转身向门外走去,殷东权刚想跟上去,却被蒙南拦住去路。

“你想干什么?”殷东权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愤怒,向蒙南怒吼了起来。

蒙南仍旧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向他伸出手去:“我想起来了,你是殷东权,害死云若那个!”

殷东权怒视蒙南:“你再敢胡说,小心我告你诽谤!”

蒙南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捂住胸口:“我好怕!不过有件事我真的想不通,不要脸的人我见多了,却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明明害死了别人的妹妹,现在居然还要打她姐姐的主意,佩服!佩服!”

殷东权的眼眸就要喷出火来,云濛已经走出了大门,他无意和蒙南纠缠下去,一把推开蒙南。

蒙南肩头微微一沉,用太极的以柔克刚化去他的力量,可是仍然能够感受到对方出手的强劲,殷东权的实力决不向他今晚表现出的那样,蒙南本想继续和他纠缠,忽然听到云若惊声喊道:“让他走!”

蒙南微微一怔,殷东权已经从他的身边冲出向云濛追去。

云若显得异常的惊恐:“血……好多血……”她轻声啜泣起来。

蒙南用手握住阴极瓶,试图用这种方式安慰她平静下来。过了许久,才听到云若说:“他在撒谎……我从来没有爱过他……”

蒙南的内心惊奇到了极点,难道云若恢复了记忆……



“院子的东南角是不是有一座喷泉?”

蒙南向云若所说的方向走去,绕过断壁残垣果然看到一座残破干涸的喷泉,他惊喜的说:“你想起来了……”

云若的声音充满了惊恐:“我记得……他在这里对我说……喜欢我……我并没有理会他,还骂他……对不起姐姐……”

蒙南愤怒的骂了一句:“这个王八蛋!”如果一切如云若所说,殷东权肯定是个小人,他背着云濛追求云若,结果被云若拒绝,是不是因此而生恨,进而杀害了云若?

“你想没想起,到底是谁杀害了你?”蒙南低声问。

“一个女人……一个没有面孔的女人……”云若惊恐的说,她似乎再也不想回忆过去,大声的哭泣起来。

蒙南用力握住双刃剑全速向门外冲去,殷东权早已经离去,只有云濛的红色跑车仍然停在那里。

云濛显然在那里等他。

蒙南收起双刃剑,向云濛走去,他仍然不甘心的向四处张望着:“那个混蛋呢?”

云濛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他,在她的印象中,蒙南和殷东权之间应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知道为什么蒙南会表现的这样激动。

“他已经走了!你好像很恨他?”云濛的情绪已经完全恢复了镇静。

蒙南来到她的跑车前:“看到他我就浑身不自在!”

云濛淡然笑了笑:“也许他对你的感觉也是一样!”

蒙南毫不客气的拉开车门,坐在她的身边:“你有没有觉着今天晚上的事情太奇怪?这么巧有人袭击你,而殷东权又刚好在这里出现?这段英雄救美,是不是有点太可疑?”他决不放过任何一个攻击殷东权的机会。

云濛冷冷看了看他:“如果我没记错,你出现的也很及时?”

蒙南讪讪的笑了起来。

云濛说:“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留下?我留下来就是想问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蒙南狡猾的眯了眯眼睛:“我碰巧在路上看到了你,就一路追了过来,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云濛大声重复了一遍。

“出于对你的关心,你想想夜深人静,你一个女孩子到处乱走,很容易遇到危险!”

“撒谎!”云濛显然不相信蒙南的解释,好在她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意思:“下车!”她终于对蒙南下了逐客令。

蒙南心有不甘的奉劝她:“那个殷东权肯定不是什么善类,你千万别相信他!”

“下车!”云濛大喊了起来。

蒙南仍然没有起身:“我相信如果你妹妹云若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她也不想看到你仍然被殷东权那个混蛋骗!”

云濛忽然大声哭了起来,蒙南顿时慌了手脚:“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别哭啊……要是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要非礼你!”

他慌忙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我走了啊,你自己保重!”

“你站住!”云濛在身后喊住他。

蒙南转过身来。

“你是不是很好奇?”

蒙南点点头马上又摇摇头。

云濛下车重新向废墟走去:“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