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分外眼红(下)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分外眼红(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好奇的跟在她的身后,不知道她究竟想干什么。云濛来到废墟后,指了指满是瓦砾的一角:“你帮我把这些瓦砾清理出去!”

弄了半天,云濛原来是抓他当苦力,蒙南哭笑不得的走了过去,工作量虽然不是太大,可是因为没有衬手的工具,自然要费上一番苦功。

他清理完那些瓦砾,从下面显露出一段台阶。

云若小声说:“这是地窖,里面存放着我和姐姐小时候的东西……”

蒙南足足干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地窖的门挖了出来,云濛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在惩罚他,始终袖手旁观。

“门上了锁!”蒙南转身说。

云濛来到他身边,手中拿出一把钥匙插入锁中,蒙南看得清清楚楚,这把钥匙分明是阿土伯让他转交给云濛的那一把。

蒙南帮助云濛推开地窖的大门,一股腐朽的霉味迎面而来,两人同时咳嗽了一声。

云濛打开手灯,她虽然很久没有来过这里,可是对地窖的地形仍然十分熟悉,蒙南借着灯光看去,室内摆放着一些废弃的家具,还有一些玩具和脚踏车,看来当年的大火并没有波及这里。

云濛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美目之中泪光盈盈。

蒙南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心中暗想:“还以为这里藏着什么宝贝,不过是个普通的地窖。”



这时忽然听云若说:“照片!”蒙南向墙壁上寻找,果然在西墙上看到了一幅照片,他走了过去,云濛也留意到那张照片,从墙上取下来,擦去上面的浮灰。

这是一张云濛和云若小时候的合影,表面上并没有任何的特别,蒙南反复观看才留意到,她们姐妹的脖子上都挂着一个玉瓶,两个玉瓶形状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色彩,云若所挂的是淡青色,显然就是他身上的阴极瓶,而云濛戴的是粉红色。

蒙南旁敲侧击的问道:“这两个玉瓶好特别!”

云濛幽然叹了一口气:“这对玉瓶是妈妈留给我们的遗物,可是现在都已经遗失了……”听她的话音,那个红色的玉瓶早已经不知下落。

“这玉瓶有没有名字?”蒙南明知故问。

“红色的叫阳极瓶,青色的叫阴极瓶。”云濛轻轻抚摸着照片,陷入对往事的追忆之中。过了许久她才把照片重新挂在墙上,转身向门外走去。

她把地窖门锁好,向蒙南说:“帮我把这里埋起来!”

蒙南点点头,看来云濛是想把这些往事永远埋藏在地下。



当蒙南把最后一堆瓦砾盖在地窖上面时,云濛开口说:“我和殷东权曾经相爱过……”

蒙南拍了拍手直起身来,这件事不用云濛说,他也看出来了。

“我们两家是世交,我爸爸死后,所有的一切都是殷东权帮助我们姐妹在料理。”云濛的目光投向远方:“那时候,我们都很感谢他……”

蒙南不屑的说:“也许那正是他做出的假象!”

云濛淡淡笑了笑:“我也一直以为他在全心全意的帮助我们,可是……直到云若自杀那一天,我才发现,殷东权竟然如此的自私,他把所有的事情推得干干净净,甚至在报纸上声明云若一直在单恋他!”

她再也控制不住感情,轻声哭泣起来。

蒙南轻轻搂住云濛的香肩表示安慰,等到云濛停住了哭声,他又问:“你是云若的姐姐,如果云若喜欢上了殷东权,你会不知道?”

云濛痛苦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云若一直都反对我和殷东权来往,我们两人因为这件事还发生了多次争吵,后来她干脆搬到学校中去住……”她所指的自然是蒙南曾经居住过的七区宿舍。

“后来……就……发生了……”云濛痛苦的捂住了嘴唇。

蒙南叹了口气,看来云若的死,殷东权绝对脱不开关系。



云濛缓了一口气,走向废墟中的那束百合:“云若死后,我再也没有和殷东权联系过,不过我听人说起,他经常会来到这里献花。”

蒙南厌恶的看了一眼鲜花,看来云濛和殷东权断绝来往的主要原因还是云若的自杀,也许她只是出于某种负疚的心理,可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云濛在图书馆中究竟在找什么,那本神秘的黑皮书里面到底记载了什么?难道云濛的内心还隐藏着其他的秘密?

云濛转头看了看蒙南:“我想你的好奇心应该得到满足了!”

蒙南却摇了摇头:“恰恰相反,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强烈了!”

云濛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惊疑。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妹妹从来都没有爱过殷东权,那么她就不会为情自杀,如果不是自杀,那么她的死又是谁所造成的呢?”

“够了!”云濛愤怒的喊了起来,她的声音分明在颤抖。

蒙南注视着云濛冰蓝色的美眸:“原来你一直都在怀疑你妹妹的真正死因,或者说你根本就不相信云若会爱上殷东权?”

蒙南的话一层层的撕去了云濛的伪装和防护,她黯然向后退去,颤声说:“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推断?”

蒙南自然不会把云若的事情告诉她:“我只是猜测。”

云濛好不容易才镇静下来,她再也不愿和蒙南继续谈论下去,转身向门外跑去。

蒙南追出门外时,云濛已经启动了磁悬浮跑车。

“不要再跟着我!”云濛向他大声说,蒙南还是头一次看到温柔可人的云博士发这么大的脾气,看来自己刚才的话已经击中了她的要害。



看着云濛的跑车消失在黑暗中,蒙南长长舒了一口气。

许久没有说话的云若忽然开口说:“你不该这样对待姐姐,她为了我已经牺牲了很多!”

蒙南走向自己的太阳能机车,将双刃剑反手插入剑鞘中:“我有种感觉,云濛一定查到了一些事情。”

云若叹了口气:“我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可是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断。”

蒙南充满信心的说。“不要着急,你一定会完全恢复记忆,这件事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就快到了!”



“混蛋!”殷东权咬牙切齿的怒吼起来,自从离开云府废墟后,他的愤怒久久不能平复,这个近似于市井无赖的小子,将他的计划全盘打乱。

夜央无声无息的来到他的身边:“主人!我已经查到那小子的资料。”

殷东权转过身来。

“他叫蒙南,是云都大学军事学院的一年级学生,上学期一直居住在七区宿舍……”夜央停顿了一下,然后加重了语气:“就是云若自杀的那栋楼!”

殷东权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寒光。

夜央继续说道:“他在大楼中,曾经和‘百鬼会’的变形武士多次交手,而且上次闯入云都废墟的几个人中,就有他在内!”

殷东权皱了皱眉头:“查没查清他的家世?”

夜央点了点头:“他是少林方丈了空亲自保荐进入云都大学的,并没有经过入学考试,我怀疑他可能是少林寺派入云都大学的卧底!”

殷东权冷笑一声:“我不管他是谁派来的,总之我要他死!”

“主人!我曾经在废墟和他交过手,他的武功很一般,如果想让他死很容易……不过……”夜央显得有些顾虑。

“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夜央向殷东权面前又迈了一步:“蒙南虽然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可是他牵系到少林和云都大学两大派系,如果我们动手杀他,很有可能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他先是闯入云都废墟,然后又和你在云濛面前产生纠纷,别人很容易就会想到是我们对他下手!”

殷东权点了点头,他刚才是被蒙南气昏了头,现在经夜央提醒,也意识到下手对付这样一个小角色没有任何必要性:“这小子好像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处处都在跟我作对!”

夜央笑着说:“我还查出,蒙南十分好色,在学校有多次骚扰女性的记录,也许他和你一样都看上了云濛,针对你大概出于这个原因!”

殷东权冷笑了起来,心中暗暗骂了一句:“真是不自量力!”

夜央献计说:“对付他这种人,根本用不着我们出手,听说月氏家族的月狼和他因为女人的事情在学校中闹得天翻地覆,只要我们好好的利用这一点,除去他应该很容易!”

殷东权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欣赏的向夜央点了点头:“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我要让他在云都永无翻身之日!”



“蒙南!你需要的东西我已经放在皮箱里了。”自从蒙南不顾自身安危救出大家之后,楚紫函对他的观感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谢谢兄弟们的关心和支持,针对女主角的数量先行说明下,不会超过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