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狭路相逢(下)
章节列表
第一章 狭路相逢(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大同早就对蒙南佩服的五体投地,要是自己能有蒙南的一半手段,蒂娜恐怕早就成为自己的女朋友了。

蒙南向高大同抱歉的笑了笑:“晚上我佳人有约,你的这顿只好推后了。”

高大同叹了口气说:“你真是重色轻友,不过……我好羡慕啊!”



蒙南前往玫瑰吧之前刻意的打扮了一番,气得阴极瓶中的云若不住的说他臭美,蒙南只当没有听见,得意的吹着小曲。

按照云都大学的规定,学生是不允许驾驶没有登记的交通工具进入校园的,蒙南的太阳能机车当然不在登记之列,他只好暂时将机车寄存在学校的车库内。

他坐着校园内的巴士来到玫瑰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二十分,比之前约定的时间晚了二十分钟。

走入玫瑰吧,蒙南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罗小蛮的倩影,心中暗想:“难道她等得不耐烦已经走了?”

因为学校仍然没有正式开学,先行来到的学生们大多都聚集在有限的几个娱乐场所,不多时玫瑰吧内便人满为患。

蒙南坐在酒吧的东角,这里灯光昏暗,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门前的情形。

两扎冰啤酒下肚仍然没有看到罗小蛮的影子,蒙南有些疲倦的打了个哈欠,起身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前方一位身穿粉红色合体短裙的少**雅的向他走来,竟然是许久没有见过的雨灵,蒙南的目光黏滞在雨灵的身上,两个月不见,雨灵出落的越发楚楚动人,原来蓝色的直发变幻为卷发,为她平添了一种慵懒的气质,越发显得妩媚动人。

蒙南马上将去洗手间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笑眯眯的迎了上去:“嗨!这么巧!”

雨灵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矜持的笑了笑:“你好!”

蒙南看了看四周确信雨灵并没有和月狼一起过来,这才说:“一个人来的?”

雨灵摇了摇头:“我约了朋友,可是她现在仍然没有来。”

蒙南指了指自己的座位:“一起坐坐!”

雨灵点了点头,和蒙南来到座位前坐下,姿态优雅的将蓝色卷发拢在脑后。

蒙南不由得想起寒假之前和雨灵在剑道社比剑的情形,对雨灵诱人的娇躯仍然念念不忘。

雨灵从蒙南的目光中仿佛悟到了什么,俏脸微微一红,小声说:“你难道不打算请我喝上一杯?”

蒙南这才如同梦醒一样点了点头,向侍者要来两杯‘波多黎’,所谓的波多黎有些类似于过去的鸡尾酒,色彩纷呈十分的好看,饮入口中,有种酸甜清凉的感觉,深受广大学生的欢迎。

雨灵纤长的手指落在晶莹剔透的酒杯上,蒙南心中暗暗的想:“这双美丽的手竟然属于一个狐类,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雨灵主动和蒙南碰了碰酒杯,轻声说:“下午我遇到鬼冢老师,他说开学后会举办一场校运动大会,我们剑道社也会参加。”

蒙南对运动会的兴趣远远不如对雨灵来得大,漫不经心的问:“有奖金吗?”

雨灵甜甜的笑了起来:“有呃,如果你能够夺得武道比赛的冠军,有一万块的奖金。”

蒙南一激动,险些没把嘴里的酒呛了出来,咳嗽了两声,才问:“真的?”

雨灵看到蒙南的狼狈相,忍不住笑了起来,从手袋中拿出纸巾递给蒙南:“我们剑道社会派出代表参加。”

这时一位身材窈窕的少女向他们走了过来,远远的喊:“雨灵!你果然在这里啊!”

雨灵笑着站起身来:“苏丝,你来晚了!”

凭直觉,蒙南忽然感到一丝异常,转身看去,却看到不远处,月狼和两名同伴站在那里,目光中充满怨毒的看着蒙南,他以为蒙南又在不失时机的追求雨灵。



云若在阴极瓶中小声的提醒蒙南:“他的杀气好重,是不是要对你不利?”蒙南摇了摇头,向月狼做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这里是校园,月狼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在这儿闹事。

月狼阴着面孔凑了过来,挑衅性十足的说:“蒙南你好像忘了我说过的话!”

蒙南的脸上始终挂着无所谓的表情,这种表情让月狼的心里恨得痒痒的,恨不能一拳打在蒙南讨厌的面孔上。

“你说过什么?我怎么不记得?”蒙南分明在故意挑起月狼的怒火。

月狼伸出手指,他银色的长发因为愤怒已经根根飘飞了起来:“我让你不许接近雨灵!”

蒙南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你有没有脑子?是不是先天愚形?我和她说说话而已,你吃哪门子的干醋,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小心眼的家伙!”

月狼的怒火彻底被蒙南挑起,他猛然挥拳向蒙南闪电般击打了过去。



蒙南刚才是故意激起月狼的愤怒,月狼三番五次的向他挑衅,他早就想教训一下这个混蛋,蒙南的武功在这个寒假中突飞猛进,他要试试看,自己和月狼之间究竟谁更加厉害。

蒙南的瞳孔骤然收缩,瞬间已经把握住月狼出拳的轨迹,他从了空那里学来的千佛降魔手,最长于贴身肉搏,左手推向月狼的拳头,右掌切向月狼的手腕。

月狼没想到蒙南在短短的时间内,武功提升的这样迅速,他虽然吃惊,可是自忖力量远远超过蒙南,出拳的方向不变,试图用全力的一击,挫伤蒙南的手腕。

蒙南的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他的左手已经和月狼的右拳接触,他领教过月狼的力量,明白自己硬碰硬和月狼交手,恐怕会落在下风,左手向下一个巧妙的旋转,用太极神功化去月狼这凝聚全力力量的攻击。月狼被蒙南手中传来的旋转劲一带,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冲了一步,险些失去平衡,蒙南的右臂曲了起来,用肘尖狠狠的击打在月狼的胸口。

疼痛让月狼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被蒙南握住的右手猛然发生了变化,他精心修剪的五根手指在瞬间变长,鸟爪一样弯曲过来,尖锐的指尖在蒙南的手背上划出五道深深的血痕。



蒙南痛得大叫一声,用头重重撞在月狼的鼻梁上,月狼被撞的眼前金星乱冒,连眼泪都流了出来,鼻梁痛得就像断裂了一样,鲜血从他的鼻腔中汩汩流出。他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两步,撞倒了一张桌子,引起一片惊呼声。

蒙南扬起流血的手掌,怒不可遏的大吼起来:“妈的!居然敢暗算我!”经过刚才的交手,他发现月狼也并不是那么可怕,自信充满了他的内心。

月狼站稳了脚步,用手背擦去鼻血,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就像要凝结的冰块,他手掌的关节发出爆竹般的脆响,双手指尖处闪烁着阴冷的寒光。

蒙南严阵以待,知道月狼的这次攻击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对付。



“住手!”雨灵冲到两人的中间。

“滚开!”月狼仿佛丧失了理智,不顾一切的咆哮着,脸上的鲜血让他看起来显得越发的可怖。

蒙南不失时机的讥讽说:“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居然对一个女孩子这么没有礼貌!”

月狼的眼睛变得有些发红,这是他狂怒的前兆。

雨灵忽然挡在蒙南的身前:“月狼!不许你在这里无理取闹!”她维护蒙南的举动,简直是火上浇油。

“滚开!”月狼歇斯底里的大叫着。



蒙南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接到报讯的校警已经冲了进来,六名校警将月狼、蒙南和雨灵包围在正中。

“谁都不许动手!”警务处长赵虚原气呼呼的叫嚷着,开学前夕便发生这种在公众场合打架斗殴的事情,这帮学生简直是目无校纪,更是对他权威的一种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