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比武大会(中)
章节列表
第二章 比武大会(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运动会前夕,鬼冢京一专门把剑道社的队员集中在一起。

因为被高大同拉去打牌,蒙南是最晚到达的一个,

月狼已经被逐出剑道社,蒙南自然不用担心这小子对自己针对自己,大模大样的来到雨灵身边坐下,向雨灵笑着打了个招呼。

他没想到的是,雨灵表现的相当冷淡,长长的睫毛垂了下去,并没有对他进行回应。蒙南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好在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鬼冢身上,并没有注意到他。

鬼冢京一说:“知不知道我把你们叫来的目的?”

花木直太抢先回答说:“鬼冢教练一定是为了武技比赛的事情。”

鬼冢京一点了点头:“刚才有人向我下了一封战书!”他扬起手中的一封信。

蒙南低声问简森,这才知道月狼刚刚来过。

简森有些愤怒的说:“月狼扬言要击败我们所有的人!”

蒙南大声说:“去他妈的,老子第一个灭了他!”他对月狼恨之入骨,粗鲁的话脱口而出。身边的雨灵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蒙南的用词极为反感。

花木直太冷笑了起来:“大话谁不会说?月狼是武技学院同级学生的综合第一名,而且焦归终教授已经正式收他为徒,他的武功恐怕在整个学校中也能算上顶尖水平。”他所说的焦归终是武技学院的校长,也是云都大学公认的第一高手。无论是声望还是权力都远在鬼冢京一之上。

蒙南不屑的说:“有什么了不起,你的意思是鬼冢教练要比什么焦归终差许多喽?”他显然在故意挑唆。

鬼冢两道花白的眉毛顿时皱了起来,酒糟鼻越发红润:“这次他是替焦胖子来下战书的,焦胖子居然说我的弟子中没有人可以进入半决赛!”他对焦归终向来反感,在学生的面前毫不避讳,直接将焦归终的绰号喊了出来。

鬼冢看了看简森:“你们所有人中,以简森的剑术最高,可是他并没有参与报名。”

他的眼光逐一从弟子们的脸上扫过:“这次考校的是武技,并不是单纯的剑道,除了雨灵和花木直太,其他人都不是武技学院的学生,而且大都没有报名,所以有希望进入三甲的只有你们两个!”他简直是无视蒙南的存在。

蒙南正要说话,鬼冢却笑着看了看他:“你先别忙,我知道你也参加了比赛!”他起身来到黑板上,用磁力笔写了六个名字:“焦归终一共有六名弟子参加比赛,其中有三人是去年武技比赛的前三名,司马行、秦风、黑腾,他们会跳过预赛直接进入第二轮,剩下的月狼、唐无绵、秋嫣三人因为是第一次参加大赛,和你们一样要参加预赛。”

鬼冢看了看蒙南:“对阵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凑巧的是我们的三名队员刚好和焦归终的三个弟子相遇,月狼VS花木直太,唐无绵VS蒙南,秋嫣VS雨灵。”

蒙南忍不住说:“这么凑巧?”

鬼冢笑了起来:“焦归终是裁判委员会的主席,这显然是他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想在全校面前证明,他永远比我强!”看来他和焦归终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鬼冢分析说:“月狼的水平我很清楚,他和花木直太之间的水平很接近,胜负的可能各占一半。至于秋嫣……”他看了看简森:“我想你应该比我有发言权!”

简森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原来秋嫣是他的女友,这次他之所以没有参加比赛,正是考虑到有可能在比赛中遇到秋嫣,以免到时候尴尬。

简森坦率的说:“雨灵和秋嫣对阵没有任何胜利的机会,秋嫣的武功和我应该在伯仲之间!”

蒙南关心的是自己的对手:“唐无绵的武功怎么样?”

“唐无绵是天山派掌门唐战的小儿子,他的三十六路追风剑法得自家传,他为人内敛,颇有心机,很少在人前展示他真正的武功,不过从这小子的气度和做派上来看,他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大家风范。”鬼冢京一对焦归终的每一个弟子的资料都了如指掌。

花木直太有些灰心的说:“照鬼冢教练的说法,我们中的大部分都会在首轮遭到淘汰!”

蒙南当然听出他口中的大部分肯定包括自己,他不服气的看着花木直太:“谁被淘汰还不一定呢!”

简森叹了口气:“现在我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报名了!”



鬼冢说:“报名已经截至了,比赛流程已经订好,不可能让你现在加入,不过还有一个办法!”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望向鬼冢。

鬼冢狡黠的笑了笑,他依次在蒙南,花木直太和雨灵脸上看一眼:“如果你们三个中有愿意主动退出的,简森就可以理所当然的顶替上去。”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蒙南,在他们的概念中,蒙南应该是最差的一个,由简森顶替他的位置当然最合适不过。

“干嘛都看着我,我这次是必须参加比赛的!”蒙南首先不想错过这个对付月狼的机会,再者说如果自己现在退出比赛,单单是罗小蛮那关就很难过去。

“我退出!”雨灵居然主动提了出来,她轻声说:“蒙南的剑术在我之上,他应该留下。”

蒙南心中一暖,没想到关键时刻雨灵还是站在自己的一边,看来她冷若冰霜的样子,只是装出来给自己看的。

鬼冢京一满怀深意的看了看简森:“和秋嫣作对,你有没有心理准备?”

简森笑了起来,提到秋嫣他总会露出会心的笑容,可见秋嫣在他的内心中所占的位置相当重要:“教练请放心,我会把两件事分清楚,秋嫣不会怪我!”

鬼冢京一点了点头:“好!这次就让焦胖子好好的看看,究竟是谁的弟子更加厉害!”



集会过后,鬼冢京一把蒙南单独给留了下来,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显然他的心情不怎么好,果然不出蒙南所料,鬼冢京一脸色铁青的问:“昨晚是不是你在玫瑰吧里面闹事?”

蒙南点了点头,狡辩说:“都是那个月狼先惹我的,不然……”

“住嘴!”鬼冢京一愤怒的打断了蒙南的话,他伸手指着蒙南的脑袋:“你是什么样的小子,我比谁都清楚,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休要打雨灵的主意,在这片土地上,人和妖之间是不允许发生感情的!”

蒙南嬉皮笑脸的说:“我哪里打过她的主意!”

“没有最好!年纪轻轻居然三心二意,我一向当小蛮是自己的女儿一样,如果你胆敢欺骗她的感情,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蒙南听得头大,鬼冢京一居然干涉起自己的私生活来了。

阴极瓶中的云若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蒙南这个厚脸皮的家伙,是该接受一点教训。

鬼冢京一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太重,拍了拍蒙南的肩膀:“任何事情都有一定的规则,我不希望你犯错。”

蒙南装出虚心受教的点了点头,心中却不以为然。

鬼冢京一说:“这两天尽量少去谈情说爱,刻苦一点,帮我在焦胖子面前争口气,奶奶个熊,这几年我连续败在他的手上,在校园里就快抬不起头来了。”

蒙南忍不住笑了起来。

鬼冢京一叹了口气说:“你们三个只有你最有希望晋级,花木直太原本就不是月狼的对手,简森虽然参加比赛,可是他见了秋嫣连三分功力都使不出来,我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蒙南顿时感到肩上的担子重了起来。

鬼冢京一低声说:“你也不要有压力,发挥出平时的水平,打进第二轮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蒙南拍了拍胸口说:“你放心,我弄个冠军回来送给你。”

鬼冢笑着摇了摇头:“秦风和黑腾都是校园中顶尖的高手,你能够杀入前五就算给我挣足了面子。”他又凑到蒙南耳边说:“比赛中要是遇到月狼那个叛徒,给我狠狠的揍他一顿!”蒙南笑着点了点头:“师傅放心,我蒙南出手,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