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委曲求全(中)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委曲求全(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碍于罗小蛮站在一边,校医勉强同意为蒙南又扫描了一遍大脑:“绝对正常!”这个结论让蒙南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自己脑袋里的瘤奇迹般的消失了,再也不用费尽心机的去争什么年级第一,去争取学习‘洗髓决’的机会,再也不用受那帮少林和尚的要挟。

可冷静下来,蒙南又想,难道自己头脑中从来没有长过什么瘤子,根本就是大伯设下的一个圈套,他想方设法的把自己骗到这个异世界来?



罗小蛮轻轻扯了扯蒙南的衣袖,蒙南这才从沉思中醒了过来,他穿好上衣,正准备和罗小蛮一起离开校医院。

一名身材火辣的小护士向他们走了过来:“你们的同学醒了,要不要去探望一下?”蒙南看着她突兀的胸部,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女孩子对这种事情天生的敏锐,蒙南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罗小蛮的眼里。

小护士刚走,罗小蛮就愤怒的拧住了蒙南的耳朵,蒙南痛得连声哎呦,抓住罗小蛮的小手:“快放开,耳朵快要掉了!”

罗小蛮气呼呼的说:“眼珠子就快掉出来了吧!”

蒙南恬不知耻的笑了笑,附在罗小蛮的耳边小声说:“她的虽然大,可是不够自然!”

罗小蛮红着俏脸在他脑壳上又敲了一记:“厚颜无耻!”

蒙南居然又厚颜无耻的说了一句:“以后除了你以外,我谁都不看!”

罗小蛮拿这个厚脸皮的家伙真的是无可奈何,跺了跺脚:“我再也不理你了!”佯装生气向外面跑去。



蒙南呵呵笑了两声,追了上去,却从身边的透明窗户内看到秦风。秦风也正在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隔着玻璃窗的原因,他的目光多少显得有些呆滞。

蒙南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现在的秦风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狂傲,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他向蒙南挤出一个笑容:“你救了我?”

蒙南点了点头。

秦风指了指床前的座椅:“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蒙南有些奇怪的看着秦风,难道他对落入水下的事情完全一无所知?蒙南脑筋一转,秦风会不会是在试探自己?他笑着说:“我到达灯塔的时候就发现你的摩托艇浮在水面上,人却已经不见了。”

秦风皱了皱眉头,好像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我……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女生……她……她落水,向我呼救,然后我就跳下去救她,眼前突然变成了一片碧绿的色彩……”秦风用力揉搓着头发:“然后……然后……”他茫然的望着蒙南:“以后的事情,我便记不起来了……”

蒙南这才放下心来,看来秦风并没有见到苏野巡那个怪老头,也许这才是苏野巡放过他的真正原因,他口中的女生八成是他落水后的幻像。

蒙南当然不会把实际的情况告诉秦风,随便编了一个谎话,蒙混了过去,当然对自己救秦风的事情又添油加醋的吹嘘了一番,秦风十分感动,对蒙南这个救命恩人感激到了极点。



秦风虽然被蒙南救了回来,可是自从苏醒后就高烧不退,明天和蒙南的半决赛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参加了,蒙南毫无悬念的晋级了决赛,对他来说只要以逸待劳等待黑腾和简森比赛的胜利者。

形势对鬼冢京一一方出奇的有利,无论简森是胜还是败,这次他的两名弟子已经为他挣足了面子,剑道社每一个人都显得喜气洋洋,即使是一直和蒙南站在对立面的花木直太,集体的荣誉感已经让他们暂时抛弃了过去对蒙南的不满。

只有蒙南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

鬼冢京一还以为他有了思想压力,单独将他叫到一边:“蒙南,放心吧,你这次已经是发挥出了自己的最高水平,无论最后的结果怎么样都不要有压力。”

他哪里知道蒙南的思想压力来自于缥缈湖的水面以下。



黑腾和简森的比赛以黑腾胜出结束,按照鬼冢京一的说法,裁判有偏向的嫌疑,这场比赛最多可以算上一个平局,可是谁让焦归终是裁判委员会的主席,在平分秋色的前提下,稍稍偏向一下自己的弟子,黑腾就会轻松晋级,更何况黑腾的实力本身就很强。



体格检查的结果并没有让蒙南放松下来,他开始感到肩头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不但如此,他后脑的疼痛也开始发作了,每到午夜的时候,两种难熬的疼痛滋味交织折磨着他,让他痛不欲生,整夜无法睡眠,看来校医院的医疗设备根本无法查出自己身上的疾病。



深夜,蒙南一个人来到缥缈湖边,他无法继续忍耐下去,如果一切真的像苏野巡所说的那样,他所要面临的情况要严峻的多,一定要尽快的将这个问题解决。

为了避免被巡夜的校警发现,蒙南在靠近湖边的灌木丛内换上了潜水衣,悄悄的潜入缥缈湖中,湖水很冷,蒙南在水中潜游了一百米左右,才敢浮出水面,以自由泳的方式向灯塔游去。

“蒙南!不要去!”已经好多天没有说话的云若终于开口了。

蒙南一边有力的挥动着双臂,一边说:“我还以为你又哑巴了呢?”

云若紧张的说:“那天你潜入水下,我感到一股无比强大的阴邪力量,当你靠近石制拱门的时候,我眼前一黑,就丧失了感知力,离开那里以后,我好像大病一场一样,直到今天才恢复过来。”

“这么夸张?”蒙南有些奇怪的说,看来云若也不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嗯!蒙南,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这股阴邪的力量恐怕会影响到你,你还是远远的离开那里。”

蒙南苦笑着说:“恐怕他已经影响到我了。”

蒙南渐渐接近了灯塔,他将阴极瓶小心的藏在岩石的缝隙中,既然云若会受到这股力量的影响,还是让她留在这里等自己为好。

“蒙南!”云若关切的呼喊着。

蒙南对着阴极瓶露出一个充满阳光的微笑:“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苏野巡仍然高高吊在上面,他似乎预感到蒙南会来找他,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舍得回来了?是不是害怕了?”他的嗓音就像摔破的铁锅,让人听起来十分的难受。

蒙南大声说:“你究竟想让我干什么?给我解药,我会帮你去做!”

苏野巡桀桀的怪笑起来:“年轻人,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并没有想让你为我做事!”

蒙南正想说什么,可是他的后脑忽然剧烈的痛了起来,仿佛有人用锯子在一点一点的锯开他的颅顶。

蒙南痛苦的捂住了头颅,可是这丝毫没有减轻他的头痛,他发疯似的用头狠狠的撞向了石壁。

就在头颅即将撞上石壁的时候,却顶在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

原来是苏野巡用脏兮兮的肚皮挡住了蒙南的去向。

蒙南半个脑袋陷入苏野巡的肚皮之中,他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嚎叫。

苏野巡伸出鸟爪似的左手,轻轻按压在蒙南的枕后,一股强大充沛的气流险些将他的手指震开,苏野巡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子,竟然拥有这么强劲的内力。手指按压在蒙南的枕后,苏野巡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随即完全成为铁青色,他的肚皮忽然又深陷了半寸,然后猛然挺起,蒙南大叫着,身体旋转,以标准的体操动作转体七百二十度摔落在六米以外的地面上。当然只是指他在空中的部分,落地以后就变成了标准的狗吃屎动作。

苏野巡的身体吸附在天花板上,一双深绿色的眼睛燃烧着疯狂的火焰:“湄喜究竟是你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