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扬眉吐气(下)
章节列表
第五章 扬眉吐气(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南清楚这下惹了一个大麻烦,要是让校警抓到自己,恐怕要被驱逐出校园了,他慌忙展开滑翔披风,纵身向楼外跳了出去,地面上一道强烈的光束笼罩住了他的身躯,他的行踪已经被发现了。

蒙南心中暗暗叫苦,以自己现在起跳的高度,最多能滑行出五百米左右,根本没有逃出校警部队追踪的可能。

慌乱之中他想起了金雕,取出鹰笛,用尽全身的力量吹响。



校警开动悬浮车迅速向蒙南的身下追了过来,有人已经用麻醉枪瞄准了蒙南,通过话筒进行警告:“你赶快降落,不然的话,我们会对你进行射击!”

蒙南在空中盘旋了两圈,仍旧止不住下降的趋势,金雕的身影仍然没有出现,看来今晚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方圆五百米之内都是一片空旷地带,降落之后肯定没有藏身之地。蒙南咬了咬下唇,豁出去了,大不了被开除。

校警算准了蒙南即将降落的地点,十二辆磁悬浮警车将降落的地点团团围住,蒙南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就在他距离地面还剩下两米的时候。

一道金光划破黑暗的夜空,俯冲到蒙南的头顶,悦耳的雕鸣让蒙南顿时看到了离开的希望,他一把抓住金雕的利爪,金雕振翅高飞,在众校警的眼皮底下将蒙南抢了过去。



金雕越飞越高,那帮校警这才反应了过来,瞄准金雕的方向射出了麻醉弹,蒙南吓得哇哇乱叫,好在他们已经到达了足够的高度,麻醉枪的射程已经不能到达。

金雕飞出一段距离,开始降低了高度,蒙南知道它带着自己不可能飞得太远,亲昵的拍了拍金雕的腿部:“雕大哥,多谢你了!”

金雕回应了一声悦耳的鸣叫,蒙南松开了它的足踝,展开滑翔披风,在空中发出一声愉悦的狂呼,身体向缥缈湖的方向滑翔而去。金雕则向校警车队的上方飞去,它是想引开校警的注意,让蒙南有足够的时间逃离。



蒙南在空中向下俯瞰,校警们的注意力果然被金雕吸引向相反的方向追了过去。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震彻天地的巨响,周围的空气都剧烈的振荡了起来,蒙南回身望去,之间缥缈湖上的灯塔在一片火光之中缓缓倒塌,平静的湖面之上布满了烟尘。

蒙南马上想到的就是苏野巡,难道灯塔是苏野巡震塌的?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蒙南的心头,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被苏野巡欺骗了。



云都校园的宁静被这一声惊天的巨响所打破,所有的校警全都涌向灯塔的位置。

蒙南趁着混乱悄然在树林中降落,溜回宿舍的时候,向来睡得很死的高大同,居然也被这声爆炸惊醒,揉着惺忪的睡眼:“外面怎么了?”

蒙南打了个哈欠:“天知道,我才尿了一半就被爆炸声给吓回去了。”



罗烈也听到了这一声爆炸,他冲上天台,望着远处仍然在燃烧的火光,陷入了难以形容的恐慌中。

罗小蛮也被这爆炸声所惊醒,透过窗外看到父亲匆匆开着悬浮车向校部的方向驶去,她心中明白,校园中一定发生了极其重大的事情。



罗烈的面孔隐藏在黑暗中,雪茄忽明忽灭,隐约能够看到他严峻的表情。

马如龙低声汇报说:“九宫搂上的佛像被劈开了,然后便发生了灯塔爆炸的事情,灯塔下面好像有一座建筑,现在我们正派人潜入水下察看。”

罗烈用力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径。”

马如龙有些奇怪的说:“那座佛像究竟有怎样的秘密?和灯塔之间又有什么联系?”

罗烈摁灭了雪茄,站起身来,从落地窗向缥缈湖望去,火焰仍然没有熄灭,他忧心忡忡的说:“从云都建校以来,便有这座九宫搂,里面的佛像听说是九座封印之一,所封印的是血魔苏野巡。”

马如龙倒吸了一口冷气:“校长是说,当初那个残杀人妖两界的血魔?”

罗烈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我一直以为苏野巡被关押在静海的海眼处,没想到他竟然一直被关在这里。”

马如龙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低声说:“校长是说苏野巡一直被关在灯塔下面,刚才的爆炸……预示着他已经逃出去了?”

罗烈握紧拳头:“封印苏野巡的共有九座写满谒语的佛像,我当初听云啸成说过,九宫搂内收藏着其中的一座,可是我并不知道苏野巡本人就被囚禁在灯塔的下面。”

马如龙说:“可是……仅仅毁去了其中的一座佛像,血魔仍然无法逃出来,难道……”

罗烈点了点头:“可以确定,这九座封印已经完全被毁,否则苏野巡不会顺利逃出。”

马如龙心存侥幸的说:“也许灯塔下面的石室内并没有苏野巡。”

罗烈摇了摇头:“我有种强烈的预感,联邦的动乱就要开始了……”



灯塔区域被严密的封锁了起来,虽然云都大学表面上仍然平静的和往常一样,可是蒙南仍然从种种的迹象中猜出,一定发生了某些不寻常的事情。苏野巡肯定逃走了,或许和自己用斧子劈开那尊刻满谒语的佛像有着直接的关系。



云若在昨晚的事件中损耗了不少的真元,说起话来也显得虚弱了许多。

蒙南将苏野巡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云若,云若陷入深深的沉思中,过了很久,她才说:“我们做了一件错事。”

“什么错事?”

“我们放走了血魔!”

蒙南当然知道云若口中的血魔就是水下的那个怪老头苏野巡。

云若竭力搜索着自己的记忆:“苏野巡是一个嗜杀成性的狂人,他的手上沾染了无数的鲜血,无论人类还是妖族都将他视为眼中钉,后来还是人类和妖族联手将他封印起来,我们毁去的佛像,就是囚禁他的九座封印之一。”

“苏野巡有这么厉害?”蒙南仍旧有些不敢相信。

云若叹了口气:“恐怕等到他真正恢复了力量之后会更加厉害。”

蒙南笑着对云若说:“你好像恢复了许多的记忆,现在是不是可以将过去的事情想起来了?”

云若沉默了下去,不知怎么,她每当尝试要想起过去的时候,马上内心中便充满了恐惧,这种感觉逼迫她不得不中断记忆,回到现实中来。

蒙南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算你有福气,这次可以跟着我一起,去自然岛舒舒服服的享受三天的免费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