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疯狂妖兽(下)
章节列表
第七章 疯狂妖兽(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活着真好,这是蒙南重新浮出海面想起的第一句话,他懒洋洋的浮在水面上,想起刚才惊心动魄的决战,仿佛是一场恶梦。

前来营救他的同伴们已经驾船赶了过来,最先到达的是雨灵和简森他们几个,秦风一流的驾船技术起到了相当的作用。

看到蒙南平平安安的浮了上来,所有人才放心下来,不过雨灵和其他几名先赶到的女生全都羞得垂下头去,蒙南本来还洋洋得意,直到秦风抛给他一件上衣,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丝不挂,虽然下半身藏在水里,可是这自然岛周边的海水实在太透明了,这次糗大了,春光外泄,更倒霉的是,海水的折射会不会将自己小弟弟的轮廓变小?

蒙南带着一脑门子的胡思乱想爬上了救生艇,上衣牢牢包住自己的下身,狼狈到了极点,刚才的那点得意早就变得无影无踪。

秦风幸灾乐祸的咧着大嘴,又将一件浴袍扔给蒙南。蒙南慌慌张张的跑到船舱里换上,这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在为蒙南神奇的死里逃生而感叹,刚才最为紧张的雨灵,现在却不知藏到了哪里。蒙南唾沫横飞的讲述着自己刚才惊险的历程,当然吸取大鹏能量的一节被他略去不提,只是说大鹏突然从天空中栽落了下去。

简森显然并不相信蒙南的谎话,回到房间第一句话就是:“蒙南!究竟发生了什么?”

蒙南苦笑着说:“你问我?我还想知道哩!天知道那只扁毛畜生为什么找上我?”

简森皱了皱眉头:“难道你真的不知道,那只大鹏是极其凶猛的妖兽图歌,平时生活在雪峰之巅,以猎取低等级的妖兽为食,很少会主动攻击人类,而且从它的体形来看,这只妖兽至少有五百年的道行!”

蒙南睁大了眼睛:“五百年?我靠!我跟它前世没怨,后世无仇,它找上我干什么?”

秦风看了看外面断裂的露台,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或许它是受人操纵!”他抬起头望向简森说:“你听没听说过驭兽师?”

简森点了点头:“驭兽师我听说过,不过能够驾驭这种级别妖兽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

蒙南忽然想起自己在遗忘之都遭遇狼群的情形,血狐湄喜能够驾驭成千上万的恶狼,想来操纵一只大鹏也没有太多的困难,不过当初她既然放过了自己,现在也没必要出手对付自己,难道操纵大鹏的还另有人在?

秦风低声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仇人?”

蒙南皱了皱眉头,说到仇人恐怕月狼和殷东权都能够算得上,难道是这两人中的一个在对付自己?

他晃了晃脑袋:“算了,想这么多,我脑袋都要大了,身上的浴液还没冲干净哩,我去洗澡!”

秦风和简森对望了一眼,这小子的胆子真是够大,经历过刚才的事情,居然还敢洗澡。



蒙南见两人站在浴室的门前不愿出去:“干什么?刚才还没看够?”

简森和秦风同时大笑了起来,他们是害怕突然再冲出什么妖兽。

蒙南也跟着嘿嘿笑了两声,可是当他的目光转向浴缸旁,笑容顿时消失了,刚才自己放在浴缸旁的阴极瓶此刻竟然无影无踪。

“有没有看到我放在这里的瓶子?”蒙南大声问。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蒙南心中一沉,重新穿上浴袍,在浴室内仔仔细细的搜索起来,可是他搜遍浴室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有找到阴极瓶的踪影。

蒙南快要发狂了:“有没有人进来过?”

简森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低声说:“刚才大家都冲进来救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蒙南已经冲了出去。

秦风看着蒙南的背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应该没有人会动他的东西。”



蒙南在别墅中暴走的结果也是失望而归,当他正在绝望的时候,却看到月狼缓步向他走了过来。

“蒙南!”月狼咬牙切齿的呼喊着蒙南的名字,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没有被大鹏摔死,月狼的心中充满了失望。

蒙南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我现在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惹我!”

月狼从身后将手拿了出来,摊开手掌,手掌的正中摆放着蒙南的阴极瓶。

愤怒顿时占据了蒙南的内心,这无耻的混账,居然趁人之危盗走自己的阴极瓶。

月狼冷笑着说:“你是不是很想要回这件定情信物?我给你一个机会,十分钟后,我在珍珠湾等你!记住,一个人来!”他大步向门外走去。

蒙南这才知道月狼在门外看到雨灵帮自己整理阴极瓶的位置,一定误以为阴极瓶是雨灵送给自己的定情信物,他利用阴极瓶要挟自己,想在自己身体虚弱的时候狠狠的教训一下自己,这卑鄙的狼妖!



天空中的雪越下越大,蒙南悄悄前往珍珠湾的时候,地上的积雪已经没过了他的脚踝。他的身体在短时间内已经奇迹般的复原,即便是被磨破的皮肤,也早以恢复如初。

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吸取那只大鹏修为的原因,蒙南的体内仿佛燃烧着一团火,周身的血液沸腾着。

他虽然只穿着一身淡薄的运动衣,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寒冷,只有失去的时候,才明白阴极瓶对自己如此重要,确切的说应该是云若。

蒙南真正被触怒的原因是因为云若,云若的命运已经十分不幸,蒙南绝不允许任何人再伤害这个命运多宕的女孩。



月狼远远便看到了蒙南的身影,即使相隔百米,他仍旧能够感觉到蒙南身上足以撕裂一切的杀气,他竟然感觉到有些害怕,这是他从来没有的感觉,他深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暗暗的提醒自己:“放松一些,这一定是你的错觉!”

他的右脚向前跨出了一步,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脚印,这并不是雪季,怎么会飘下这样大的暴风雪?

月狼深深舒了一口气,喷出一团雪白的冰雾,气温的寒冷远远超出他的想像。

蒙南已经来到月狼的面前,他的声音已经无法掩饰内心的愤怒,低声咆哮着:“我只给你一个机会,交出玉瓶,我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

月狼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轻蔑的微笑,他的身体中流淌着月氏家族狂傲的血液,他不会害怕威胁。

他向后退了一步,巧妙地拉开了和蒙南之间的距离,这样的距离便于他发动最为有效的攻击,他的右手缓缓放在了腰间,银光闪闪的双截棍挣脱了皮鞘的束缚,垂落在地上。冷风吹起月狼银色的长发,英俊的面孔在风雪中越发显得冷酷。



蒙南攥紧了双拳,刚才成功的从图歌爪下逃脱,他的信心变得越发强大,击败月狼对他来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打赢我,瓶子还给你!”月狼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全速向蒙南冲去,双截棍幻化出满天遍野的银色棍影,伴随着猎猎风雪,无情的向蒙南扫落。

蒙南犀利的目光迅速从幻像之中找到了他的右腕,一把便准确抓住了月狼的手腕,强大的力量让月狼的腕骨几乎就要碎裂。

蒙南扬起了他的右拳,拳头的肤色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碧绿。

月狼的双眼之中流露出无限的惊恐,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在蒙南的手上连一招都无法抵挡。

蒙南就要一拳狠狠砸在月狼可恶的嘴脸上的时候,忽然感到脑后一阵剧痛,这疼痛马上沿着他的神经辐射到他的全身,他的身体颤抖了起来,握住月狼的手无力的垂落下去,整个身体瘫软在雪地上,不住的颤抖,该死的异种能量,早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要在他和月狼决战的关键时候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