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针锋相对(中)
章节列表
第十章 针锋相对(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次他可是冤枉灵盾了。

蒙南简明扼要的将驾驭雪橇的方法告诉灵盾,他曾经去过北极,在那里接受过狗拉雪橇的系统训练。

灵盾听完蒙南的讲解,恍然大悟的说:“主人的意思我明白了,找出其中领头的雷公吼就行,我们栓狗的秩序错了,将头狗拴在了中间,所以才会混乱。”

“那你不早说!”蒙南气呼呼的埋怨说。

灵盾委屈的说:“主人并没有问过我。”

蒙南凶巴巴的说:“你好像在顶嘴!”

灵盾慌忙沉默了下去,面对这个蛮横无理的主人,他的确没有太多的办法。

蒙南重新将雷公吼栓好,让灵盾将自己的几个口号传达给这些雷公吼,一声响亮的口哨过后,七头雷公吼井然有序的向前方冲去。

这些雷公吼无论力气还是速度都远远超过蒙南见过的北极犬,七头雷公吼奔跑起来速度惊人,决不次于磁悬浮雪橇行进的速度,蒙南又惊又喜,如果不是担心岛上还有敌人,他早就大叫起来。



秦风远远就看到了驾驭雪橇奔行而来的蒙南,他不得不佩服蒙南层出不穷的创意,狗拉雪橇,秦风长这么大还没有见到过。

“停下!停下!”蒙南看到目的地即将到达,那七头雷公吼丝毫没有减速的兆头,慌忙大叫起来,可是慌乱间忘了自己预先设定的口号,灵盾也看出了不妥,慌忙喝止七头雷公吼。

雷公吼突然呈扇形散开,瞬间停止了行进,惯性让蒙南从雪橇上飞了出去,狼狈不堪的摔落在雪地上,好在雪地上的积雪够厚,身体并没有伤到。

秦风呵呵笑了起来,伸手拉起蒙南:“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啊!”

蒙南揉着腰眼站起身来:“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幸灾乐祸会有报应的。”

秦风友善的帮他弹去身上的积雪:“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赵霏霏发烧了,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我害怕她会有危险。”

蒙南点了点头,两人来到山洞中,将赵霏霏抬到雪橇上,雪橇上只有两个坐椅,赵霏霏秦风各占了一个,蒙南位于最后,站在雪橇的滑板上,刚好方便操纵七头雷公吼。



已经是凌晨两点,雪渐渐小了起来,可是风力却变大了许多,细小的雪粒打得他们睁不开眼睛。

蒙南和秦风最后检查了一遍雪橇,确信没有任何的问题,这才戴上墨镜,蒙南微笑着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五天以后或许能够抵达云都!”

秦风点了点头,他将身体藏在厚厚的防寒服中:“蒙南,今晚辛苦你了,明天我来替你驾驶!”

蒙南向他挤了挤眼睛:“做个好梦!”

随着蒙南的一声呼喝,七头雷公吼向正西的方向全速跑去。



“校长,我们和自然岛的一切联系都已经中断!”马如龙脸色沉重的汇报说。

罗烈攥紧了双拳,两道浓眉凝结在一起,表情就像阴冷的天气:“有没有和殷东权联系过?”

马如龙点了点头:“殷东权的手机、电话全部没有人接听,我去他的府上拜候,殷府的大门紧闭,他好像不在云都。”

罗烈的唇角露出一丝冷笑,他缓缓摇了摇头:“他一定在云都,帮我联系学生的家长,这件事我们要尽快解决……”

灯光突然闪烁了一下,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罗烈的目光在黑暗中变得异常明亮。他拿起电话,之中没有听到任何的讯号。

马如龙向窗外看去,整个校园都陷入一片黑暗,他们都明白这种严寒的天气下,停电意味着什么。

罗烈命令说:“你马上集合校园中所有的教师和警卫,将学生集合起来,确保供暖,一定不可以出任何的差错。”

马如龙一边答应,一边点燃烛火。

罗烈起身穿上风衣,魁梧的身姿越发显得威武挺拔:“我马上要出去一趟,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走出门外,正看到罗小蛮踩着冰雪向自己的方向走来。

罗烈关切的迎了上去:“小蛮,天气这么冷,为什么不留在家里取暖?”

罗小蛮泪光盈盈的说:“爸爸,我听说前往自然岛的学生全都失去了联系?”

罗烈马上明白女儿关心的是什么,他笑了起来:“你不用担心,只不过因为暴风雪的缘故,使通讯暂时中断,明天风雪变小之后,应该就会恢复。”

罗小蛮点了点头,仍然充满忧虑的说:“可是云都从来没有这么冷过,静海不会被冰封吧?”

罗烈的笑容突然收敛了,他轻轻拍了拍女儿的面颊:“乖女儿,赶快回去,爸爸答应你,一定会保证每一个学生的安全。”

罗小蛮咬了咬下唇,晶莹的泪水无可抑制的流了下来。



“我靠!什么东西都被冻得硬邦邦的,怎么吃啊!”蒙南一边吃力的嚼着黑面包,一边愤怒的唠叨着。

秦风在冰面上支起了一个临时的帐篷,在里面用小桶熬着冰块,融化出一些可供饮用的清水。

赵霏霏的体温又上升了许多,开始说起了胡话,秦风利用积雪,擦拭她的额头帮助她物理降温。

蒙南也抓起一把积雪,塞入自己的嘴里,闭上眼睛慢慢感受着雪花融化的过程。

天空的颜色灰蒙蒙一片,雪粒没完没了的下着,蒙南的耐寒能力远远超过了秦风和赵霏霏,这八成和他特异的体质有关。

秦风拉着蒙南来到前方的避风处,小声说:“蒙南,指南针失灵了!”

蒙南低头看去,只见秦风手中的指南针正在疯狂的旋转着,内心顿时沉了下去,四周到处都是皑皑白雪,叫他们如何去辨明方向?

秦风低声说:“大概这周围有强烈磁场存在,否则不会发生这种奇怪的现象。”

蒙南在内心中呼喊灵盾,他或许能够给他们指出正确的方向,可是无论他怎样尝试,灵盾始终都保持沉默,难道他也发生了什么事情?云若已经连续几天没有说话了,这让蒙南更加的感到担心,这片海域的确有些不寻常。

秦风自然不知道蒙南心中在琢磨什么,叹了口气说:“没有太阳,没有指南针,我们究竟该往哪里去?”

蒙南笑了起来,他随意的向前一指:“走这边!”

秦风有些迷惘的看着他。

“既然分辨不出方向,只好搏一搏,东西南北,至少我们有四分之一的机会走对。”

秦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四分之一?只怕连十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谁能知道前方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什么,食物最多能够维持五天,如果未来的五天内,他们无法抵达陆地,所面临的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蒙南充满信心的大声说:“你放心,天气不会永远这个样子,也许明天就会出太阳哩!”

秦风苦笑着说:“你别忘了我们是在冰封的大海上,如果天气突然转暖,对我们来说是更加凄惨的事情。”

蒙南呵呵大笑了起来,他从怀中掏出鹰笛:“我们还有办法——”



罗烈来到云都市政厅的时候,方才发现包括慕容家族,月氏家族,德古拉家族在内的联邦最有影响的人物全都来到了这里。

罗烈不由得有些奇怪,按理说这些人的儿女被困在自然岛,他们应该先找校方才对,可是直到现在都没有接到他们的垂询,原来他们已经聚集在了这里。

月归霆是月氏家族的掌权人,也是月狼的父亲,他与罗烈是多年的朋友,看到罗烈走入市政厅,第一个迎了上去:“阿烈,你来了!”

罗烈点了点头,环视周围的人群,低声问:“归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月归霆的双目中流露出忿懑之色,随后又叹了一口气:“联邦主席萧无为已经下令戒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