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针锋相对(下)
章节列表
第十章 针锋相对(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罗烈皱了皱眉头。

月归霆低声说:“电力、磁力、交通、取暖、用水、几乎联邦的所有基础设施都处于瘫痪状态,而且……气温仍然处于不断的下降中。”

“你们过来是不是来找萧主席寻求解决办法?”

月归霆摇了摇头,这时候大厅内突然发出一阵骚动。

大厅正中的巨型液晶屏忽然闪烁了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屏幕上。

液晶屏闪烁了几下,终于稳定下来,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液晶屏上,众人发出一声声的惊呼。

罗烈的双目突然睁大了,液晶屏上出现的正是学生们的面孔,从液晶屏上的时间标记来看,应该是实时传播的图象。

“阿狼!”月归霆颤声叫道。

罗烈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这画面至少表明目前这些学生平安无恙。



殷东权缓缓走入市政厅,他的目光阴冷而平静,从中看不出他此刻的喜怒哀乐。

月归霆大步冲了上去,试图抓住殷东权的双臂,却被殷东权的手下拦住,他怒吼起来:“滚开!”

殷东权微笑着分开手下,来到月归霆的面前:“月叔叔,这么多年您的火暴脾气一点儿也没有变!”

月归霆的胸口因为愤怒而不断起伏着:“殷东权,你将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

殷东权叹了口气:“月叔叔,我虽然赞助了这次的活动,可是他们的失踪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明明是在你的地盘出事,怎么会与你无关?”

殷东权冷笑着摇了摇头:“天气突变,联邦的一切处于动乱之中,月叔叔以为我可以掌控这一切吗?”

月归霆突然语塞。

殷东权走过月归霆来到罗烈的面前:“罗校长,对这次的事情我深表遗憾,一旦天气条件允许,我会尽一切努力来营救落难的同学。”

罗烈淡然笑了笑:“我相信殷先生的诚意。”

这时液晶屏闪烁了一下,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的头像,他的脸上带着面具,加上室内的灯光很暗,根本分不出他的任何特征。

所有人停止交谈,等待着下面的画面。



黑衣人的声音干冷而苦涩,他伸出三根手指:“三个条件,第一:销毁转基因制造工厂,第二:宣布变种人非法,第三,将所有妖族血统的人驱逐出联邦议会。”

大厅内一片哗然,这三个条件处处针对妖族,这黑衣人的立场分明是站在人类的一边。

月归霆怒吼起来:“你是谁?”

黑衣人呵呵冷笑了一声:“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要记住,如果不按照我说的做,我会把你宝贝儿子的脑袋亲手送到你的面前!”

月归霆脸色变得苍白,月狼对他来说胜于自己的生命。

液晶屏重新变为一片黑暗。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殷东权第一个开口说:“我认为这件事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月归霆激动的叫嚷起来:“考虑什么?他分明是人类的极端分子,我敢断定他是炽天堡的人!”

一直没有开口的慕容天峰打破了缄默:“一切还没有明朗之前,大家还是不要胡乱猜测,人妖之间好不容易和平共处了这么多年,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当,后果将不堪设想。”

殷东权点了点头说:“慕容先生说得对,救人要紧,可是如果因为这件事引起两族之间的战争就不好了。”

月归霆冷笑起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当然不会关心这件事。”

罗烈插口说:“归霆,话不能这么说,刚才对方要求销毁转基因制造工厂,好像和殷先生的切身利益有关。”

殷东权不无感激的看了罗烈一眼,然后向众人表白说:“如果销毁我的工厂,可以保住这些学生的平安,我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罗烈打心底冷笑了一声,转身向门外走去。

殷东权也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了市政厅,看到罗烈在前方不远的地方停下,知道他一定在等着自己,缓步来到罗烈的身后:“罗校长!”

罗烈点燃了一根雪茄,深深吸了一口,感觉到那团烟雾都是冰冷的,转过身去,凝望殷东权的双目:“殷先生有什么事情?”

“我只是想感谢罗校长刚才对我的帮助。”

罗烈笑了起来,他意味深长的说:“无论我帮与不帮,殷先生难道真的会牺牲自己的利益,销毁转基因工厂吗?”

殷东权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此时方才觉察到,罗烈对自己并没有信任过。

罗烈吐出一口浓重的烟雾,仰望仍然在落雪的天空,莫名奇妙的说了一句:“天气一定会转暖的。”

殷东权的唇角没来由抽搐了一下,随即面孔上又堆起了笑容:“希望这一天马上就会到来!”



“我靠!我们好像又回来了!”蒙南大声叫嚷着,他跳下雪橇,来到前方的冰柱前,在上面果然找到了他用钢刀刻下的标记。

秦风现在根本笑不出来了,嘴唇紧紧抿在一起,奔跑了一天一夜,等待他们的竟然是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上天在作弄他们,让他们原地兜圈。

蒙南抽出钢刀,狠狠的在冰柱上劈砍了两记,借此发泄着内心的愤怒:“居然敢耍我!”,

秦风摸了摸赵霏霏的额头,她的体温烫的吓人,已经昏迷整整五个小时了,这样下去,估计赵霏霏已经撑不了太久的时间。



七头雷公吼并排趴伏在雪地上,吐出鲜红的舌头,口鼻中喷出大量的白汽,它们的体格虽然健壮,可是长途奔行了这么长的时间,也已经显出疲态。

蒙南又一次掏出鹰笛,拼命的吹响,天空中仍然没有出现金雕的影子,这个世界仿佛在突然间改变了,不但是金雕,甚至连云若和灵盾也同时沉默下去。

蒙南有些疲惫的坐在雪地上,他第一次想到了死,如果再找不到方向,他们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秦风将赵霏霏从学桥上抱了下来,再次用雪花帮她降低身体的温度。

蒙南百无聊赖的挥舞着手中的钢刀。

这时为首的那只雷公吼突然站了起来,两只尖尖的耳朵从雪白的长毛中树立起来,它忽然仰首狂嚎了一声,其余六只雷公吼同时站立起来,蒙南觉察到有些不对,大声喊叫起来:“秦风!抓住雪橇!”

没等他们两人冲到雪橇的面前,七头雷公吼宛如离弦的利箭一样窜了出去,瞬间将他们甩在身后。

他们当然清楚现在失去雪橇意味着什么,发狂的向雪橇追去,可是他们的速度哪能比得上全速狂奔的雷公吼,眼看着七头雷公吼拉着雪橇在视野中越变越小,直到完全消失,他们互相扶持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最终黯然跪倒在雪地上。

蒙南声嘶力竭的大叫了一声,发泄内心的懊悔和沮丧,为什么自己竟然这样疏忽,忘了将雪橇栓好。

秦风拍了拍蒙南的肩膀,无力的躺倒在雪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