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冰海盗贼(上)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冰海盗贼(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远处传来赵霏霏剧烈的咳嗽声,蒙南和秦风对望了一眼,从雪地上爬起来向赵霏霏走去。

赵霏霏脸色苍白,嘴唇干涸,一双美目也失去了应有的神采。

蒙南对秦风说:“你照顾她,我去煮水……”马上又想起,融雪的用具仍然放在雪橇上,现在不知道被那七头雷公吼拉去了什么地方。

赵霏霏马上从他们的表情上觉察到发生的一切,内疚的说:“都是我不好……拖累了你们两个。”

秦风微笑着说:“我们是同伴,换作生病的是我,你也不会弃我而去对吗?”

赵霏霏的心头一暖,俏脸有些发红的垂下头去。

蒙南干咳了一声,在秦风肩头上捶了一拳:“拜托你别说的这么肉麻,还是赶快想想怎样离开这个鬼地方。”

赵霏霏虚弱的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风简略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赵霏霏,蒙南将手中的指南针递到赵霏霏的面前,指针仍然在疯狂的旋转着。

赵霏霏皱了皱眉头:“还记得我们前往自然岛途中遇到的海底金字塔吗?”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如果我没有猜错,我们正位于那座金字塔的塔尖上方。”

蒙南将指南针收好:“就算我们知道自己的位置,可是如何辨明方向呢?”

赵霏霏喘了一口气,她对此也是一筹莫展。

秦风大声说:“无论怎样,我们都不能留在这里坐以待毙,就算走也要尝试一下。”

蒙南深表赞同的说:“对,走下去还有一线希望,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我不信这次还会来到原地!”



不幸的是,步行七个小时之后,他们又重新回到了这里。蒙南看着前方被自己劈砍无数遍的冰柱,几乎就要哭出来了,这是什么鬼地方,他们明明是沿着直线行走,怎么又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里?

他们已经是又饿又乏,加上还要轮流背负赵霏霏,蒙南和秦风的体能都已经到了极限。

秦风遥望远方的冰面,毅然咬了咬下唇,继续向前走去。

赵霏霏鼻子一酸,流下泪来,小声在秦风耳边说:“你们将我留下,如果带着我,恐怕我们全都要死在这里。”

秦风倔强的摇了摇头。

蒙南摩挲完戒指,然后又抚摸胸口的阴极瓶,灵盾和云若仍然没有任何的反映,他内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正在丧失。

远方隐约传来一声惨叫,蒙南初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仔细倾听,马上分辨出,这叫声是雷公吼传出的。

秦风也觉察到异常,和蒙南对望了一眼,蒙南已经率先向叫声的方向跑去。



蒙南循着声音的方向跑出一公里左右,眼前出现一片晶莹剔透的冰柱群,一头雷公吼正全速向他的方向逃来,蒙南马上认出这只雷公吼正是为他领航的头犬。雷公吼的后臀上仍然插着一支羽箭,这多少影响到了它奔跑的速度。

蒙南迅速判断出,一定有人在附近。

他将机械弩从身后取出,在弩箭上安装了五支烈焰弩箭,依靠冰柱的掩护,瞄准了雷公吼的身后。

呼喝声从远处传来,六名身穿白色兽皮的男子拿着各种武器,出现在远处的冰面上。其中一人弯弓搭箭,瞄准雷公吼想要再次射击。

蒙南瞄准他们身边的冰柱,准确无误的射出了一支爆裂弩箭,弩箭深深射入冰柱之中,随即又爆炸开来,碎裂的冰屑化成满天的梨花雨,从空中撒落,溅了那六人满身的冰屑,也阻止了他们的射击。

雷公吼哀鸣一声,趁着这个时机,逃到蒙南的身边,这也暴露了蒙南的藏身之处。

六名男子的目光齐刷刷向蒙南的方向望去。

蒙南用弩箭瞄准他们,大声叫嚷说:“这只雷公吼是我的,你们为什么要追杀它?”



对方没有说话,同时拉开了手中的弓箭。

蒙南刚才并没有想伤害他们,否则就不会瞄准一旁的冰柱施射。

六支羽箭追风逐电一样向蒙南射来,蒙南慌忙将身体藏在冰柱后面,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的蛮横无礼,出手就想治他于死地。

依靠冰柱的掩护,蒙南成功的躲过了他们的第一轮射击。

对方的羽箭无论威力还是射程都没有办法和自己手中的机械弩相比,蒙南暗骂了一句:“不识抬举!”猛然从冰柱后跳跃出来,瞄准六人的方向,连续射出了四支弩箭。

对方刚才已经见识了蒙南爆裂箭的威力,蒙南射击以前,几人慌忙闪向身后的冰岩。

爆裂箭嘣开了少许的冰岩,并没有对他们造成伤害。

蒙南迅速换上另一排弩箭,正准备第二次射击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秦风大声提醒他:“小心头顶!”

蒙南抬头望去,只见头顶十米左右的地方,一个英俊的年轻人舒展着一对宽阔的羽翼,向他全速俯冲下来,羽翼在冰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辉,应该是钛合金之类的金属锻造。

他高速飞掠而下,两片滑翔羽翼在空中发出悦耳的呼啸声。双手握着一柄细窄的长剑,径自向蒙南的胸口刺来。

蒙南处变不惊,迅速抽出钢刀,一个圆转不断的回旋劈,迎向对方的剑锋。刀剑相交,蒙南的手臂被震得酸麻无比,脚下再也无法站稳,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十多步,方才重新找到平衡。

对方胜在突然偷袭,而且从高空中俯冲,攻击的力量等于增加了数倍。

蒙南用力抖动了一下钢刀,再度向对方冲了上去。

羽翼人在空中一个回旋,手中的长剑刺向蒙南的眉心。

蒙南不敢和他硬拼,用太极神功化解对方的大部分力道,向后又退了两步,以少林剑经的封剑式守住门户。

羽翼人缓缓降落在冰面之上,合金羽翼在他的身后缓缓收拢,他大约二十四五岁年纪,身高在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皮肤呈古铜色,显然是长期在海上生活所造成,英俊的面孔轮廓分明,唇角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好剑法!”他赞赏说。

蒙南扬了扬手中的钢刀:“你看清楚,这是刀哎!”

羽翼人笑了起来:“这虽然是刀,可是你使得却是剑法。”他说得不错,蒙南所使用的正是少林剑经和鬼冢剑法的融合。



秦风背着赵菲菲已经来到了蒙南的身边,两人同仇敌忾的望着羽翼人。雷公吼似乎找到了依靠,乖乖的趴伏在蒙南的身后,后臀的鲜血仍然在不断流出,将冰面染红了一大片。

羽翼人盯住蒙南:“把猎物还给我们,刚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蒙南不屑的笑了起来:“这头雷公吼是我养的,你射伤了它,我还没有找你算帐,居然大言不惭的说这种话!”

羽翼人的目光猛然转冷:“没有人能够抢走我翼弓的猎物!”

秦风心中一怔,翼弓的名字他早就听说过,他是联邦悬赏的重犯之一,经常出没于静海之上,以掠夺过往的船只为生,后来因为联邦海上警察对他的多次围剿,翼弓的活动也不像以前那样猖狂,近两年更是很少听到他的消息,没想到竟然被他们在这里遇上。

蒙南对翼弓却没有什么太多的印象,针锋相对的反驳说:“没有人能抢走我蒙南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