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逃出生天(中)
章节列表
第三章 逃出生天(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大船上虽然有几名轮值的海盗,可是全都已经睡着,蒙南悄悄来到后面甲板堆放货物的地方,打开一个巨大的木箱钻了进去。

正想合上箱盖,却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悄声无息的来到木箱前,原来是那只雷公吼引开两名海盗后,循着他的气息找了过来,狗鼻子果然灵敏。

蒙南伸手摸了模雷公吼脖子上的长毛,刚才要不是它,自己只怕没有那么容易混到船上来。

雷公吼却咬住了他的衣袖,将他用力的向外面牵拉,蒙南皱了皱眉头,知道这头雷公吼有灵性,它不让自己在这里藏身一定有它的道理。

点了点头,从木箱中爬了出来,将一切恢复成原样,跟着雷公吼向右侧走去,走了两步,雷公吼突然躬身趴伏在地面上,蒙南也慌忙躲到它的一旁。



通福带着两名海盗从他们的身边经过,通福低声说:“马上找人把那些木箱中的货物搬到岛上,检查一下武器和补给,说不定我们很快就会出发。”

蒙南暗自庆幸,这只雷公吼真的够聪明,它难道能听懂人类的语言。

海盗离去以后,雷公吼带着蒙南来到大船右舷处,用嘴咬住甲板上的一块木板,向上掀开,如果不注意真的不会发现原来下面有一个舱房。

看来雷公吼在船上已经潜伏了一段时间,否则怎么会对这里的情况如此熟悉。

舱房中堆满了各种生活物质,对蒙南来说算得上是一个巨大的惊喜,里面食物、酒水、衣服、被褥一应俱全,看来是海盗船的后勤保障处。

头顶忽然传来脚步声,蒙南内心一阵狂跳,该不会有人要检查这里吧。

一个沙哑的声音说:“吴老三,这里检查过了吗?”

“放心!每一个角落我都搜索过,一只老鼠都没有!”

接着舱门响起上锁的声音,蒙南欣喜若狂的挥舞了一下手臂,拍了拍雷公吼的长毛:“多谢你了……”想了想,对雷公吼的耳朵说:“你还没有名字吧,以后我就叫你小白菜吧!”

雷公吼看来对蒙南给它的名字十分满意,头颅在蒙南的衣服上亲热的蹭了蹭。

蒙南在舱内找到了干净的衣服换上,把酒桶后面的角落作为自己的临时住处,和小白菜相互偎依着睡了过去。



蒙南这边睡得安稳,黑鲨岛那边却乱成了一团,姚志贺被带到翼弓身边的时候,整个人只剩下了半条性命,嘴唇不断颤抖,脸色已经冻成了铁青色:“他……他……是……魔鬼……吸……吸……吸走了我的内……内力……”原本就结巴的姚志贺现在说起话来更加的艰难。

翼弓摸了模姚志贺的脉门,脸色变得阴晴不定,他低声说:“马上把这小子给我找出来,就算把黑鲨岛每一寸土地都翻开,也要把他给我找到!”

门外响起黑月的声音:“如果你不是想让人杀他,也不会逼他做出这种事情!”

黑月推开守门的两名海盗大步走了进来,美目愤怒的盯住翼弓。

翼弓近乎咆哮一般怒吼了起来,他指着躺在眼前的姚志贺:“你看没看到,姚志贺的内力被他抽吸的一干二净!”

“那又怎么了?”黑月满不在乎的回敬着。

翼弓用力攥紧双拳,竭力克制着内心中的怒火,仇恨宛如毒蛇一样咬噬着他的内心,他无法忘记,当年父亲就是因为被别人吸干内力,所以才会武功尽失,以至于被仇人有机可乘。这件往事他始终深深埋在心中,从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父亲临终前对他所说的话:“虚空大法……是血魔苏野巡的独门武功……”在他心中一直将苏野巡视为杀害父亲的仇人,尽管他父亲死的时候,苏野循已经被封印,虚空大法既然是苏野巡所开创,父亲的死他便脱不开关系。

翼弓盯住黑月,一字一句的说:“我会把你送往炽天堡,你的未婚夫剌天都想必能够管教你!”

“我不去!”黑月大声尖叫起来。

翼弓怒吼说:“把她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放她出来!”



蒙南在底舱中过得十分惬意,有吃有喝,而且还有衣服被褥,无聊的时候逗逗小白菜,虽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他仍然能够感到气温在不断的转暖,耳边已经能够听到阵阵的波涛声,这场寒流果然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几次睡梦中忍不住想起了云若,蒙南深深责怪自己,只怪自己武功太差,在鬼使的面前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眼睁睁看着云若被他们带走。

说来奇怪,随着吸入能量的增加,蒙南的头痛病似乎减轻了许多,他知道当初灵盾不会对自己危言耸听,现在的风平浪静或许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先兆。



整个联邦的气温都在回升,冰封数日的静海终于恢复了往日波涛荡漾的景象,云都的一切生活设施都在缓慢的恢复中,表面上看和过去似乎没有怎样的不同。

可是前往自然岛观光的那些学生仍然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的讯息。

绑匪再也没有露过面,每位失踪学生的家长都处于极度的不安中,联邦新一届主席的选举就在眼前,月归霆和慕容天峰已经明确表示不参加本届主席的竞选,德古拉家族甚至连议员的席位都主动放弃了,他们虽然没有说明原因,可是每一个人都清楚,这是在向绑匪屈从。

失去了所有的竞争对手之后,主席的职位在事实上已经落入了殷东权的手中,再过两天议会就会正式宣布他的当选。

绑匪的三个条件从根本上取决于殷东权的态度,销毁转基因工厂的事情,他虽然表示答应,可是到现在仍然没有实施,或许他是想等到当选联邦主席那一天才宣布这件事。

这几天来,罗烈一直忙于在联邦四大家族中斡旋,他希望月归霆和慕容天峰不要放弃主席的竞选,可是最终的结果却让他相当的失望,对儿女的牵挂,让这帮曾经野心勃勃的政客变得心灰意冷,看来想要鼓起他们的斗志,只有将他们的儿女平安带回来。



罗烈把古格当成了最好的倾诉对象,尽管古格心中对他仍然不满,可是至少仍然把他当成朋友。

“这件事肯定是殷东权做的,策划绑架学生,将事情推到炽天堡的身上,最终的目的是想让他的竞争对手主动放弃联邦主席的竞选。”罗烈愤怒的说。

“没想到殷东权年纪轻轻,居然有这样深的城府!”

罗烈充满顾虑的说:“我担心当上联邦主席只是他的第一步,他真正的目的是挑起人妖之间的战争……”

古格盯住罗烈的眼睛:“挑起这场战争对他有什么好处?”

罗烈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可是殷东权的种种作为,让我不得不相信他会这样做!”

古格沉吟片刻,提出了心中的疑问:“殷东权的立场究竟是站在人类一方,还是站在妖类一方?”

“他恐怕是站在自己的一方!”罗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古格放下咖啡:“有句话我始终没有问过你,云校长到底是怎么死的?”

罗烈的表情突然变得不自然起来,他的目光望向窗外:“我不清楚!”

“可是……”

罗烈莫名其妙的愤怒了起来:“古格,我对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和云校长的死全无关系,为什么你总是怀疑我,怀疑你最好的朋友?”

古格的表情显得耐人寻味:“我希望你仍然是原来的罗烈……”

罗烈和古格对视着,两人同时沉默了下去。



蒙南从睡梦中醒来,头顶传来纷乱嘈杂的脚步声,船身好像震动了一下,随即开始缓缓的行进。他的内心中感到一阵激动,看来海面的冰雪已经消融了,海盗开始前往灵鸠岛寻仇。

小白菜身上的箭伤也恢复了许多,蒙南拍了拍它的背脊:“我们自由的日子为时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