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品行不良

一个医学博士,一个不羁浪子,一次逢场作戏的激情碰撞,却让他落入一个惊心动魄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逃出生天(下)
章节列表
第三章 逃出生天(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翼弓和黑月并肩站在船头,海风吹起黑月的长发,宛如火焰般飘飞在脑后,从她的表情来看,她分明还在生气。

翼弓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黑月的肩膀:“黑月,我并不是想干涉你的自由!”

黑月扭过头去,遥望远方的海面。

“爸爸和妈妈临终前让我好好照顾你,我不想你受到任何人的伤害!”翼弓苦口婆心的说。

黑月猛然转向翼弓:“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我喜欢的,你都要无情的毁去,我恨你,你毁去了我所有的幸福!”

翼弓的眼眸深处闪烁着痛苦,他仰起头:“攻打灵鸠岛后,我会让人把你送往炽天堡!”他的口气没有任何可以回旋的余地。

“我恨你!”黑月大声叫了起来。

秦风和赵霏霏在远处旁观着这对兄妹的争吵,赵霏霏小声问:“蒙南的失踪是不是和他们的争吵有关系?”

秦风小心的看了看周围,确信没有人偷听,这才低声说:“那天晚上,蒙南本来想和黑月一夜风流来着,可是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变故。”

赵霏霏的脸红了起来,小声说:“你们男生没有一个好东西。”这句话自然也把秦风骂在里面。

秦风笑了起来:“我是例外!”

赵霏霏垂下头去,没有说话。

秦风偷偷看了看远处的翼弓,低声说:“这帮海盗不会对我们这么好心,等到了灵鸠岛,我们一有机会马上逃走。”

赵霏霏点了点头:“可是蒙南他……”一名海盗从他们的身边走过,两人慌忙停下对话,直到那名海盗走远,秦风才继续说:“蒙南这家伙福大命大,我估计他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快活呢,就算他出了什么事情,单凭我们两个只怕救不出他来,逃出去搬救兵才是正确的做法。”

黑月红着眼圈从他们的面前经过,秦风和赵霏霏交递了一下眼神,赵霏霏跟着黑月走了过去,将一方手帕递给黑月。

黑月擦了擦眼泪,忽然小声对赵霏霏说:“登上灵鸠岛以后,我会帮助你们离开!”

赵霏霏微微一怔,不知道黑月突然说出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图。

黑月向她淡然笑了笑:“这些海盗全都是色中的饿狼,我要是不在这里,只怕你的下场会很惨!”

赵霏霏的脸色变得煞白,她当然明白黑月的意思:“你要走?”

黑月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赵霏霏的肩头,小声说:“蒙南已经逃了,你们不必为他担心!”



傍晚的时候灵鸠岛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翼弓下令三艘海盗船暂时停止前进,等到天黑之后再向灵柩岛靠近。

通福来到翼弓身边:“大当家,我们该怎么做?”

翼弓举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下灵鸠岛的环境,低声说:“岛上并不像有人的样子?”

通福恭敬回答说:“大当家,我们现在的位置是灵鸠岛的背侧,绕过这一面的海岛,才能够看到前方的港湾。”

翼弓点了点头:“天黑以后大家利用磁力小艇靠近灵鸠岛,一定不要惊动对手,争取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通福小声说:“那两个学生怎么办?”

翼弓想了想:“先把他们留在船上,省得碍手碍脚。”

通福向赵霏霏看了看,故意说:“那个女人长得挺好看,大当家看上了吗?”

翼弓马上就听出了通福的意思,冷笑着说:“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能动她,你明白了吗?”

通福慌忙点了点头。



舱门被打开了,一名脸上画着油彩的海盗举着灯火走了下来,嘴里骂骂咧咧的说:“妈的,享福轮不到老子,吃苦受累全都是我,这么大的酒桶让我一个人扛,太他妈的欺负人了。”

蒙南从缝隙中看到,那名海盗竟然向自己藏身的地方走来,心中不由得一喜,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逃走的绝佳机会。

也合该这名海盗倒霉,他是下来搬壮行酒的,怎么会想到底舱中还有其他人在?

经过蒙南身边的时候,蒙南闪电般窜了出去,一拳击打在那名海盗的颈侧,那可怜的海盗一声不吭的昏倒在地上,灯火即将落地的时候,被小白菜一口叼住。

蒙南迅速扒下他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这名海盗的身高体态和蒙南相仿,衣服穿在蒙南的身上刚好合适,蒙南对底舱的情况相当的熟悉,找到存放油彩的地方,照着那海盗脸上的模样给自己画了一张大花脸,就算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也不会有人将他识破。

蒙南利用底舱内的绳索将那名海盗结结实实的捆绑起来,又用布团堵住他的嘴巴,对小白菜吩咐说:“小白菜,等会儿,你自己溜出去!”雷公吼低声鸣叫了一声,似乎听懂了蒙南的意思。做完这一切,他才扛起酒桶向上面走去。



甲板上,几百名海盗沿着船舷整齐的站立,每人的脸上按照传统都绘有各种形状的图案,手中高举着火把。

翼弓站在队伍的前方,目光中充满了大战前的狂热和激动,他天生就是为掠夺和战斗而存在,每当到了这种时候,他的内心中会由衷感到快意。

他伸手将酒桶接了过来,并没有察觉到眼前的海盗就是蒙南所假扮,打开酒桶,亲自为群盗分酒,端起酒碗大声说:“这广阔无边的静海处处都有我们的影踪,这里每一条鱼,每一只鸟都是我们的财产,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园,现在敌人损毁了我们的船只,杀害了我们的兄弟,我们要怎么做?”

群盗激动的叫嚣着:“杀死他们,以血还血!”

翼弓重重点了点头,伸手指向灵鸠岛的方向:“不错!我们要让敌人付出百倍的代价!”他仰起头,将大碗中的烈酒一气喝了下去,周围海盗也学着他的模样,当然每人只是喝上一口,酒碗在海盗中传递,饮干之后,便将空空的酒碗掷入漆黑的静海中。

“出发!”翼弓大声下令。



海盗们鱼贯走入船尾处的舷梯,从那里可以抵达最下层,乘坐磁力快艇前往灵鸠岛。

蒙南混在海盗的队伍中,刚刚来到舷梯前,听到身后通福喊道:“赖八,再去船舱中搬两坛酒回来,我们带到灵鸠岛上喝!”

蒙南不用回头也知道他喊的是自己,眼看着大好的机会就这么溜走,只好转身向船舱走去。等到他将两只酒桶扛上来,多数海盗已经登上磁力小艇,借着夜色的掩护向灵鸠岛前进。

蒙南扛着酒桶正想向舷梯走去,却看到黑月带着秦风和赵菲菲也向这边走来,他心中一怔,生怕被黑月看出破绽,快步走入舷梯。

来到下层的泊船处,还有两只磁力小艇正在整装待发。

在另外一名海盗的帮助下,蒙南将酒桶运上小艇。加上负责驾驶的海盗,小艇上只有三个人。

黑月竟然跳上了他们的小艇,蒙南不敢和她的目光相对,坐在小艇中,装出若无其事的望着灵鸠岛分的方向。

驾驶小艇的海盗陪着笑脸说:“二当家,你也要去岛上吗?”

黑月点了点头:“弟兄们都去岛上奋战,作为二当家,我怎么可以躲在这里呢?怎么?我的事情还需要你来管吗?”

那名海盗诚惶诚恐的说:“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秦风和赵菲菲也来到小艇上坐下。

蒙南看到他们两人平安无事,心中暗暗高兴,这下好了回头,只要有机会,便抢一艘小船逃走。